立即咨询在线客服

经济

您现在的位置: > 期刊导航 > 经济 >

马克思主义消费理论的中国化问题分析

  一、消费与生产的辩证关系理论

  消费与生产是对立统一的关系。它们既有矛盾的方面,又有统一(同一)的地方。对于它们之间的统一(同一)性,马克思有深刻的分析与精辟的阐述。他写道:”消费和生产之间的同一性表现在三方面:(1)直接的同一性:生产是消费,消费是生产。消费的生产。生产的消费……(2)每一方表现为对方的手段;以对方为中介;这表现为它们的相互依存;这是一个运动,它们通过这个运动彼此发生关系,表现为互不可缺,但又各自处于对方之外。生产为消费创造作为外在对象的材料;消费为生产创造作为内在对象,作为目的的需要。没有生产就没有消费;没有消费就没有生产。这一点在经济学中是以多种形式出现的。(3)生产不仅直接是消费,消费不仅直接是生产;生产也不仅是消费的手段, 消费也不仅是生产的目的,就是说,每一方都为对方提供对象,生产为消费提供外在的对象, 消费为生产提供想象的对象;两者的每一方不仅直接就是对方,不仅中介着对方,而且,两者的每一方由于自己的实现才创造对方;每一方是把自己当做对方创造出来。

  消费完成生产行为,只是由于消费使产品最后完成其为产品, 只是由于消费把它消灭,把它的独立的物体形式消耗掉;只是由于消费使得在最初生产行为中发展起来的素质通过反复的需要上升为熟练技巧;所以,消费不仅是使产品成为产品的终结行为,而且也是使生产者成为生产者的终结行为。另一方面,生产生产出消费,是由于生产创造出消费的一定方式,其次是由于生产把消费的动力,消费能力本身当做需要创造出来。这第三项所说的这个最后的同一性,在经济学中常常是以需求与供给、对象与需要、社会创造的需要和自然需要的关系来说明的。”[1](pp.16-17)马克思的上述论述显示了他的消费观的哲学基础。这是辩证唯物主义在消费领域的应用和具体化。这里的文字并不多,但理论涵养甚丰, 可以增强理论工作者和消费者的素质,值得我们很好的学习。以此为指导,创造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消费理论,是每个理论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

  二、消费的类型:生产消费与生活消费

  生产消费与生活消费(又称生产消费与个人消费)是人类消费的两大基本类型。这两种类型并不是彼此独立、互不相干,而是有着紧密的联系,甚至相互依存、相互促进。对于它们二者及其相互关系,马克思、恩格斯都有深刻分析和论述。马克思说:”生产消费与个人消费的区别在于: 后者把产品当做活的个人的生活资料来消费, 而前者把产品当做劳动即活的个人发挥作用的劳动力的生活资料来消费。因此,个人消费的产物是消费者本身, 生产消费的结果是与消费者不同的产品。”[2](p.214)对于生产消费与生活消费在资本主义社会的情况,马克思又写道:”工人的消费有两种。在生产本身中他通过自己的劳动消费生产资料, 并把生产资料转化为价值高于预付资本价值的产品。

  这是他的生产消费。同时这也是购买他的劳动力的资本家对他的劳动力的消费。另一方面, 工人把购买他的劳动力而支付给他的货币用于生活资料: 这是他的个人消费。可见, 工人的生产消费和个人消费是完全不同的。在前一种消费下, 工人起资本动力的作用,属于资本家;在后一种消费下,他属于自己,在生产过程之外执行生活职能。前一种消费的结果是资本家的生存, 后一种消费的结果是工人自己的生存。”[2](p.659)消费的两大类型是由生产的两大类型决定的。社会生产分成两大部类,即生产资料生产部类与消费资料生产部类。前者的产品用于生产消费,而后者的产品则用于生活消费。这种情况,不论在哪种社会都是一样的,只是生产或消费的主体不同而已。

  三、消费力的含义与种类

  ”社会消费力”(简称消费力)是马克思首先提出的。他把消费力看成是”一种个人才能的发展,一种生产力的发展”。[3](p.225)后来他又指出:”进行直接剥削的条件和实现这种剥削的条件,不是一回事,二者不仅在时间和地点上是分开的,而且在概念上也是分开的。前者只受社会生产力的限制, 后者受不同生产部门的比例关系和社会消费力的限制。但是社会消费力既不取决于绝对的生产力, 也不是取决于绝对的消费力, 而是取决于以对抗性的分配关系为基础的消费力;这种分配关系,使社会上大多数人的消费缩小到只能在相当狭小的界限以内变动的最低限度。其次,这个消费力还受到追求积累的欲望, 扩大资本和扩大剩余价值生产规模的欲望的限制……但是生产力越发展, 它就越和消费关系的狭隘基础发生冲突。”

  四、对资产阶级经济学家消费理论的批判与继承

  对于资本主义社会的消费问题,西方经济学家从多视角多层次进行了研究与探索。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创始人威廉·配第根据他处的时代要求,主张节制消费,增加资本积累,甚至一切为了积累,把资本积累放在首位。他认为:”人们由于吃得过多, 他们连日常劳动也感到厌烦了。这种情况,显然不能令人乐观。”[8](p.42)亚当·斯密说过:”消费是一切生产的唯一目的,而生产者的利益, 只能在促进消费者的利益时,才应当加以注意,这个原则是完全自明的,简直用不着证明。”[9](p.227)但亚当·斯密也主张节制消费,把资本积累放在首位。他说:”若只有勤劳、无节俭,有所得而无所贮,资本决不能增大。节俭可增加维持生产性劳动者的基金, 从而增加生产性劳动者的人数。”[9](p.310)大卫·李嘉图的经济学把重点放在分配问题上,强调生产,主张压缩消费,使生产超过消费,甚至”为生产而生产”。马克思曾指出:”李嘉图和一切以后的经济学家追随亚当·斯密一再重复地说:’加入资本的那部分收入, 是由生产工人消费’。”

  这就是所谓的”斯密教条”。这个教条的根本错误在于不懂得劳动的二重性理论,把创造价值混同于转移价值。法国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鼻祖萨伊完全背叛了古典经济学派的消费观。他认为,消费就是价值和效用的消灭、财富的消灭。他完全否定消费的地位与作用。他的名言是:”激励生产是贤明的政策,鼓励消费是拙劣的政策。”[11](p.459)英国经济学家马歇尔在其代表作《经济学原理》(1890 年初版) 中写道,”经济学自始至终都是研究生产和消费的相互调节的”,”而一切需要的最终调节者是消费者的需要”。

  马歇尔的观点是建立在边际效用论的基础之上的。这种效用论同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是对立的。凯恩斯在1936 年完成了经济学的一场革命。他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一书的出版标志着宏观经济学的问世。在消费理论方面,他提出了”消费乃是一切经济活动之唯一目的,唯一对象”。他还认为,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根源在于有效需求不足,而有效需求不足又是由”消费倾向递减”、”资本边际效率递减”和”灵活偏好”三大心理规律造成的。此外,消费函数在凯恩斯的著作中也占有相当高的地位。经济危机的根源在于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 而凯恩斯不承认这个矛盾, 他用消费不足来解释经济危机不过是缘木求鱼而已。列宁深刻批判了凯恩斯的上述观点,”凯恩斯是英国的外交家, 他奉本国政府之命参加凡尔赛和谈, 从纯粹资产阶级观点直接作了观察……他作出的结论, 比任何一个共产党人革命家的结论更有说服力, 更引人注目,更发人深省,因为作出这个结论的人是一个人所共知的资产者,布尔什维主义的死敌,在这个市侩的想象中, 布尔什维主义的样子是畸形的狰狞可怕的”。[13](p.262)事实上,在布尔什维克党即苏联共产党的领导下,社会主义事业在20 世纪30 年代迅猛发展,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朝气蓬勃,同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危机形成鲜明对照。

  五、资本主义消费的基本特征

  (一)消费处于从属地位在资本主义制度下, 生产处于主导地位,而消费则处于从属地位。这是由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性质决定的。生产资料是资本家私有的,资本家当然是社会生产的支配者。马克思指出:”生产剩余价值或榨取剩余劳动,是资本主义生产的特定内容和目的。”[10](p.330)不论是资本家的生活消费,还是工人阶级和其他劳动者的消费,都只能从属于资本追求剩余价值的这个资本主义生产目的。

  (二)消费与生产的矛盾具有对抗性在资本主义社会, 生产与消费之间的关系,一般受价值规律的调节。但价值规律在这方面的作用是有限的,它难以阻止生产超越消费,当生产严重超越消费时,二者达到对抗状态,经济危机就要到来了。对此,马克思指出:”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 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的消费。”[15](p.548)经过经济危机, 生产与消费的矛盾暂时得到解决。但过不了多久,生产过剩又出现了,危机再度出现。只有废止资本主义制度,才能消除消费与生产的对抗性矛盾。

  (三)消费领域中的对抗性矛盾马克思深入研究并揭示了资本主义消费领域中的对抗性矛盾。他从两个阶级对立的消费出发, 把消费资料划分为必要消费资料(生存资料)与只供资本家享用的奢侈品两种类型。正如恩格斯所说:”资本主义方式的生产人为地使广大真正的生产者同生存资料和发展资料隔绝起来。”[16](p.163)这样,生存资料和发展资料便成为资产阶级独自消费的对象。不论在消费对象、消费手段和消费方式上,还是在消费水平、消费结构、消费结果上,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在消费领域都处于对立状态,不可同日而语。

  六、社会主义消费的进步性

  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之后,生产关系的性质发生了根本变化,生产力水平显著上升,人民群众的生活消费水平不断提高,从中可以看出社会主义消费的历史进步性。

  (一)消费成为社会经济活动的最终目标就生产一般说, 生产本来是为了消费,消费成为生产的目的和对象。从历史上看,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的生产都是为了消费。只是由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性质才使生产的目的发生了异化, 变成了追求剩余价值。社会主义制度的建立使被资本主义颠倒的生产目的再颠倒过来,即生产是为了消费。这是生产目的上的”复归”。恩格斯指出:”我们的目的是要建立社会主义制度, 这种制度将给所有的人提供健康而有益的工作, 给所有的人提供充裕的物质生活和闲暇时间, 给所有的人提供真正的充分的自由。”

  列宁指出:”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为了消费而有计划地组织生产的大消费合作社。”[18](p.370)他又说:”只有社会主义才可能广泛推行和真正支配根据科学原则进行的产品的社会生产和分配,以便使所有劳动者过最美好、最幸福的生活。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实现这一点。而且我们知道,社会主义一定会实现这一点,而马克思主义的全部困难和它的全部力量也就在于了解这个真理。”[19](p.356)中国共产党人更是把满足人民群众物质和文化生活需要作为发展经济的唯一目的。周恩来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社会主义经济的唯一目的,就在于满足人民的物质和文化的需要。”党的八大通过的党纲明确规定:”党的一切工作的根本目的,是最大限度地满足人民的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的需要。”

  (二)社会主义消费能够保证人的全面发展人类为了维持生存、发展自己和延续后代,产生了许多需要。这些需要大体分为三类:生理需要、精神需要和社会需要。这三类需要都是社会历史发展的产物,受社会生产关系的制约,在阶级社会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只有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才能保证人的全面发展。因为社会主义能够迅速发展生产力,不断创造雄厚的物质条件。

  (三)消费与生产的矛盾具有非对抗性这一点同资本主义的情形不同。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发展生产的目的是为了满足人民群众的生活需要, 而群众生活需要获得满足,又会调动其生产积极性和创造性,反过来必然促进生产更好更快发展,为进一步改善劳动群众的生活,创造更雄厚的物质基础。这样,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

  这就是社会主义制度下生产与消费关系的生动写照。当然,消费与生产之间也存在着矛盾, 这些矛盾将长期存在,表现为生产的产品在数量、品种、质量等方面不适应群众生活的要求。这种矛盾有时还很突出。不过,它是非对抗性的,经过调整,尤其是通过生产的迅速发展,可以解决这样的非对抗性矛盾。正如毛泽东所指出的:”在客观上将会长期存在的社会生产和社会需要之间的矛盾,就需要人们时常经过国家计划去调节。我国每年作一次经济计划,安排积累和消费的适当比例,求得生产和需要之间的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