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在线客服

中国通史

您现在的位置: > 论文欣赏 > 中国通史 >

浅谈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

  著名的历史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徐旭生先生曾撰写过一部在史学史上非常重要的著作《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这部书之所以重要,就在于他用现代科学的眼光,全面科学地总结和论述了中国历史上前5000 年前后至 前4000 年前后之间的这段历史。这段历史,就是人们传颂争议了两千余年,至今仍不知其详,仍不知其真实性的历史。这段历史就是人们经常谈论的炎帝、黄帝、颛顼、太皞、少皞、尧、舜时期的历史。徐旭生先生更大的贡献是指出了研究这段历史的科学途径,即用科学的考古发掘来获得上古时期更加直接的实证(遗迹、遗物、遗址、上古不同时期不同地域先民们生活的自然环境),进而了解和认识上古时期先民们的生活生产状况及文明进化的具体历程。传说中的上古时期的历史,是不可能像历史时期那样有名有姓,有准确的发生地有准确的发生时间的!因而,一定要考证出黄帝、炎帝、尧、舜、禹生于斯,葬于斯,是绝对不可能的!是完全徒劳的!是自欺欺人的!
  目前我们所能看到的中国历史,有当朝文字记载的,最早的是1899 年以来,在河南省安阳市小屯村殷墟陆续出土的,大约公元前14-前11 世纪的殷王占卜记事的甲骨刻辞。这些刻辞,因历经盗掘和破坏,早已不完整,但是即使这样,仍保留了相当多(约10 余万片刻辞龟甲和兽骨)殷代当朝历史资料,尽管属于“断烂朝报”,仍涉及到相当多文献缺失的人物和事项。这些资料是历经3000 年未曾改动的殷代原始资料,其真实性不容怀疑!故而弥足珍贵!
  在这之前的历史,也就是人们经常谈论的炎帝、黄帝、颛顼、太皞、少皞、帝尧、帝舜时期的历史,这段历史目前只有后人历经多代人上百年、上千年的转述的资料。在古代被奉为经典的《尚书》、《周易》、《诗经》、《春秋》(《左传》)、《国语》、《仪礼》、《礼记》、《周礼》、《战国策》、《大戴礼记》等,都不是当朝文献,都是其后数十年、数百年的人传抄、整理的。又经历了数朝数代,2000 余年的传抄、传刻,又不断经人整理过的。这其中,错讹,遗漏,添油加醋,张冠李戴;同人同事出现在不同时代、不同地方的现象,比比皆是。简直就是杂乱无章,难以釐清。这些文献最原始的来源和依据,哪些可信?哪些不可信?这段历史更详细更具体的发展经过,已很难追索考察,或根本无从追索考察。
  我们中华民族的历代典籍之多,浩如烟海,汗牛充栋,是世界之最。但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早期历史却不是最清晰,不是最完整,不是最系统的!古埃及的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可以上溯到5000 年前。而这些历史是靠保存至今的那个时代的当朝文字记录下来的,是准确可信的,它系统完整地记载了古埃及(公元前5000 年的塔萨文化至公元641 年阿拉伯人征服埃及人)的历代王朝的大约3000 年的历史发展脉络。我们中国只有在殷商后期有当朝的文字记录,还是极不完整,极不系统的。因此,呈现出混乱不堪的现象!也因此,出现了争抢黄帝,争抢炎帝,争抢颛顼,争抢尧帝,争抢舜帝,争抢仓颉,等等现象。
  例如,2012 年9 月12 日的《北京晚报》兰洁所撰《轩辕台与黄帝征战史实一脉相承》一文说“曾参与过黄帝庙的考古工作的平谷区原党史办主任胡尔森认为,黄帝生前的一系列征战史实的发生地都在北京周边,可以说,与平谷轩辕台的历史一脉相承。《史记·五帝本纪》曾记载了黄帝“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并随后“邑于涿鹿之阿”。“阪泉之战的古战场应该就在延庆(北京)张山营,涿鹿之野就在河北省涿鹿县一带,而且现在的河北还留有涿鹿黄帝城、黄帝泉、蚩尤寨和‘三祖堂’等遗址,胡尔森说,涿鹿一带与现在平谷山东庄轩辕庙相距不过三百多里,因此,黄帝陵与黄帝庙座落于此也就不是偶然的了。”
  而山西省运城人说:“中国历史上第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叫做涿鹿之战,它就发生在素有中华民族发祥地之称的黄河中游的运城一带,在这场战争中与黄帝交战的蚩尤是中国最早的兵器发明人。据《孔子三朝记》、《太平寰宇记·卷四十六》、《魏土地记》、《解县志》和唐朝著名诗人王翰的咏解州《盐池晓望》等史料典籍相互印证,今解州就是古时之‘涿鹿’。”
  《史记·封禅书》载:“上(汉武帝)议曰:‘古者先振兵泽旅,然后封禅。’乃遂北巡朔方,勒兵十余万。还,祭黄帝冢桥山,释兵须如。”宋乐史《太平寰宇记》云:“桥山,《山海经》云:蒲谷水源其山下,水流通,故谓桥山。”清人顾祖禹在其所撰《读史方舆纪要》中说:“沮水至县北,穿山而过,因以桥名。”清代毕沅更于陵前题碑“古轩辕黄帝桥陵”。
  不同地方的人有不同的说法,而且都有文献依据。
  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号称有5000 年的历史。这是指近代史学家从夏商周的年数往前推算的,夏代距今约4000 年,再往前推算1000 年左右,即炎帝黄帝开始的年代。中华文明的历史有5000 年,是中华民族勉强能追述言及的历史。这5000年中的前1000 年的历史,是很支离破碎,很不成系统,很不连贯,很不完整的!在中国封建社会两千多年的历史中,一直把司马迁的《史记》列为正史的第一部。被鲁迅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的《史记》,是汉武帝(公元前156-前87)时期,出生于世代史官之家的司马迁根据宫廷“石室金匱”文档藏书编撰的。其开宗明义第一篇《五帝本纪》即记述的是黄帝炎帝至帝尧帝舜时期的历史。
  关于五帝,根据不同史料记载,主要有以下五种说法:
  (1)黄帝、颛顼、帝喾、尧、舜(《大戴礼记》、《史记》);
  (2)庖牺、神农、黄帝、尧、舜(《战国策》);
  (3)太昊、炎帝、黄帝、少昊、颛顼(《吕氏春秋》);
  (4)黄帝、少昊、颛顼、帝喾、尧(《资治通鉴外纪》);
  (5)少昊、颛顼、帝喾、尧、舜(伪《尚书序》);以其经书地位之尊,以后史籍皆承用此说。于是这一五帝说被奉为古代的信史。此外还有其他“五帝”的各种说法。
  “五帝”都是哪“五帝”?不同的文献有不同的名称,有不同的排列顺序。其实历史上不是真有明确的“五帝”。以上各文献所列举的“五帝”都是上古时期不同部族及其首领的名称。而这样那样的“五帝”,都是不同的作者,由于其不同的出身、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喜好所定。上列各个“五帝”名称都是上古时期不同部族和他们的首领的代称。无所谓哪个“五帝”说可信,哪个“五帝”说不可信!之所以都归结为“五帝”,是在战国时期“五行”说盛行以后,所有的事类都按“五”来归纳所致!而司马迁正处汉代大一统时代,他为社会所需,为时代所需,把中华民族统统归于黄帝之后!炎帝黄帝成为中华全民族的共同的人文始祖纯粹是人为编造的。
  恩格斯指出:“每个氏族都起源于一个神!”这不同的“五帝”都是远古时期不同部族的宗祖神。不同族属的人心中有不同的宗祖神!人们都是有自己的始祖的,谁也无法知道自己的始祖是哪个?无法知道远祖是谁,就只能编造一个想象出来的始祖。人们对自己的老祖宗无不感恩戴德,无不歌功颂德,于是把世上最美好的东西都献给他。这也就是传说中的,无所不能的,其实是根本不存在的“黄帝”及其他诸宗祖神!
  根据现代考古学的发现,中华大地并不像过去所说是一元的,而是多元的。前中国考古学会会长北京大学教授苏秉琦先生提出的区系类型学理论,就是总结了中国在上个世纪后70 年的考古发现,归纳出的考古学的基本理论。也就是说在公元前6000 年至前2000 年这个时期,在中华大地上不同地区考古文化的类型是有很大区别的,这就是说这不同的文化类型反映了上古不同的部族的面貌。
  撰写《史记》的司马迁自己就说,“(太史公曰:)学者多称五帝,尚矣。然尚书独载尧以来;而百家言黄帝,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孔子所传宰予问五帝德及帝系姓,儒者或不传。余尝西至空桐,北过涿鹿,东渐于海,南浮江淮矣,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尧、舜之处,风教固殊焉,总之不离古文者近是。予观春秋、国语,其发明五帝德、帝系姓章矣,顾弟弗深考,其所表见皆不虚。书缺有间矣,其轶乃时时见于他说。非好学深思,心知其意,固难为浅见寡闻道也。余并论次,择其言尤雅者,故著为本纪书首”(《史记·五帝本纪》)。
  司马迁说言黄帝者有百家,“其文不雅驯,荐紳先生难言之!”发誓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司马迁,尽管读遍了石室金匱的皇家藏书和档案,仍然认为“书缺有间”,实际上,早于司马迁的孔老夫子也曾叹古史难知:“文献不足徵!”走遍了中华大地,万里归来,面对“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尧、舜之处”,实际生活状况却是“风教固殊焉”!“风教固殊”在考古方面的反映就是文化类型的不同!仍然毫无办法!司马迁对这段历史莫可奈何,只能不得已而为之,“余并论次,择其言尤雅者,故著为本纪书首”。其实,恩格斯所说的“每个氏族都起源于一个神!”就是把这个时期的历史说穿了的!远古时期先民心中的祖宗就是神!是神,就无所不能!是神,就无所不在!是神,就无时不在!在那样荒蛮落后的远古时期,尚且还在茹毛饮血,完全没有现代的医药医疗,却个个都是长寿百年的老者,这不用“神”来解释,是根本无法解释的!司马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仍然考察不明的历史,用恩格斯的话来解释,就完全清楚了!
  徐旭生先生把这段历史,称为“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即只有民间口耳相传的“历史”,无直接的文字记载的历史,无从细究详察,亦无从查实考定!史学界以顾颉刚为首的“古史辨”派,他破除了对封建时代所谓“正统”史学的迷信!经过大规模的深入研究,认为所谓“三皇五帝”的历史多是后人附会敷衍的,以为可信者少!像说书一样,绵延的时间越长,添加的“史实”越多!“古史辨”学派是随近代科学的传入中国而产生的。“古史辨”派要求不带主观观点地客观地重新审理史料!要求重新审理各种史料产生的年代和来源,重新审理各种史料的可信度,然后再加以采用。在封建时代,“《易·系辞》、《世本·作篇》等各种文献都盛称黄帝时期有许多发明创造。属于生产技术方面的,有穿井、作杵臼、作弓矢、服牛乘马、作驾、作舟等;属于物质生活方面的,有制衣裳、旃冕、扉履等;精神文化方面则有作甲子、占日月、算数、调历、造律吕、笙竽、医药、文字等”(刘起釪语)。中华民族的所有发明创造全都归于黄帝一人和他的部族,显然不合历史事实。人类的文明必然是不同地区、不同族群的先民在数百年数千年漫长的生产实践和生活实践中逐步发现,逐步发明,逐步发展的!其中当然有不少是黄帝以外的其他部族的发明创造。现代考古发现告诉我们,在中华大地上,黄帝部族仅仅是其中之一,而不是全部。与黄帝部族同时,仍然存在着相当多的部族。
  下面是考古发现的中国新石器时代不同时期不同地域不同文化的序列表:
  中石器时代
  沙苑文化;陕西朝邑、大荔交界;约10000 多年
  新石器时代早期
  仙人洞文化;江西一带;约14000-9000 年
  甑皮岩文化;广西一带;约8950-7450 年
  彭头山文化;长江中游地区;约8200-7800 年
  昂昂溪文化;嫩江中游;约8000 年
  裴李岗文化;河南一带;约7950 年以前
  磁山文化;河北一带;约7950-7350 年
  李家村文化;关中地区、甘肃东部;约7950-6950 年
  新石器时代晚期
  兴隆洼文化;西辽河流域;约7500-6900 年
  仰韶文化;黄河中游;约6950-4950 年
  半坡文化;黄河中游;约6800-6300 年
  河姆渡文化;宁绍平原;约6950-5330 年
  大溪文化;长江中游;约6350-5250 年
  马家文化;太湖地区;约6250-5150 年
  大汶口文化;山东、安徽北部、江苏北部;约6250-4350 年
  红山文化;内蒙古东南部、辽宁西部;约6000-5000 年
  庙底沟二期文化;黄河中游;约5900-4780 年
  马家窖文化;黄河上游;约5750-3950 年
  屈家岭文化;江汉平原;约4950-4550 年
  华南印纹陶文化;江西、福建、广东、广西、云南一带;约5000-3000 年
  铜石并用时代
  良渚文化;太湖地区;约5250-4150 年
  石家河文化;长江中游;约4600-4000 年
  石峡文化;北江、东江流域;约4500 年
  龙山文化;黄河中下游;约4350-3950 年
  齐家文化;黄河上游;约3950 年以前
  上述不同时期、不同区域的不同类型的考古学文化之间,有的有血缘关系,有的有部分血缘关系(姻族之间),有的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由于中国考古文化的区系类型学还没有完全建立,在时间和空间方面还有缺环。因而目前,还不能确认哪些考古学文化之间有血缘关系?哪些考古学文化之间存在部分血缘关系?哪些考古学文化之间完全没有需要5 关系?
  但是中国科学考古发掘至今80 多年的成果告诉我们,中华文明的起源是多元的!不是一元的!分别代表着中华大地远古时期的不同族群的人们(其中有数个不同名称的文化是同一族群在不同年代的称呼)。在同一时期,在黄河上、中、下游,在长江上、中、下游,在长城内外,在沿海,就分布着多个分属不同区系的族群的人们。他们的来源和发展是存在多个区系的。他们是多元产生的多区系,而不是在一元下衍生的多区系。这具有不同“风教”的族群,实际是含有不同血缘关系的人们。因此,在中华大地上的人们,也就不都是炎黄子孙!
  根据考古学的新研究、新发现,结合历史文献的研究,笔者认为在黄河流域,实际存在两大部族联盟——在黄河上游主要的是姜姓的炎帝部族和姬姓的黄帝部族,这两族是世通婚媾的姻族(周王及姬姓诸侯、姬姓贵族每每娶姜姓女子,即是他们之间是姻族的反映),姜太公协同武王伐纣,实际是姜姓部族与姬姓部族姻族之间为谋共同利益的举动;在黄河下游主要的是帝尧部族和帝舜部族,这两族也是世通婚媾的姻族(帝尧把女儿娥皇、女英嫁给舜的传说实际是他们是姻族的反映。《史记·五帝本纪》“帝尧者”,索隐曰:“姓伊祁氏。”助商汤伐桀的伊尹殆伊祁氏之后!殷墟甲骨刻辞独载伊尹受殷王祭祀,表明伊尹族与殷商族是姻族)他们之间和周边当然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部族。
  姜、姬部族联盟日后取得了天下,姬姓周王朝统治中国600 来年,是显族大国。舜的后裔商王朝也统治中国600 来年,也是显族大国。为什么把黄帝奉为中华全民族共同始祖?殆因商王朝在前,离得较远,周王朝在后,离得较近,影响较大。再就是同汉代尊奉黄帝、汉武帝在桥山举行祭黄(帝)大典有关!中国历史上,凡改朝换代的皇帝都要找一位远古的圣王来祭拜,以显示自己取代前朝的合法性,并求远古圣王保佑自己的江山的稳固和绵长。
  司马迁在《五帝本纪》中把黄帝列为“五帝”之首,把尧舜列为“五帝”之末,时间上好像也相差很多代很多年。实际上司马迁也叙述不出黄帝多少事!其年代哪会有那么多代那么多年!我认为黄帝部族、炎帝部族与帝尧部族、帝舜部族基本同时,只不过,黄帝部族、炎帝部族在黄河上游地区,而帝尧部族、帝舜部族在黄河下游地区罢了。
  我发现儒家经典中不提或很少提黄帝。粗粗统计,在儒家经典《十三经》中,只有两处提到“黄帝”,即《易系下》“黄帝、尧、舜氏作”,“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是较晚的文字。而提到舜就有49 条,分列在《孟子》(滕文公、离娄、万章、尽心、告子)、《论语》(泰伯、颜渊、尧曰)、《左传》(僖公33、文公18、昭公8)、《尚书》(舜典)、《礼记》(檀弓、中庸、祭法、礼器)中。提到帝尧有26 条,《左传》(文公18)、《孟子》(滕文公、离娄、万章、尽心、告子)、《论语》(雍也、宪问、尧曰)、《礼记》(礼器、祭法、大学)。没有提及炎帝。
  《楚辞·天问》、《国语·鲁语》均认为帝舜是商人的始祖神,《孟子·离娄下》云:“舜生于诸冯(山东诸城),迁于负夏(河南濮阳),卒于鸣条(河南开封),东夷之人也。”《墨子·尚贤中》:“舜耕历山。”《史记·五帝本纪》:“舜,冀州人也。舜耕历山,渔雷泽,陶河滨,作什器于寿丘,就时于负夏。”今山东济南仍有山叫历山。在儒、墨两家学说里尧、舜、禹是三代以前道德勋业最盛的三个圣王。要知道儒家创始人孔子是商人后裔!他当然要极力歌颂自己的远祖!难怪《孟子》说“言必称尧舜”。“孔子曰:‘大哉尧之为君!惟天为大,惟尧则之,蕩荡乎民无能名焉!君哉舜也!巍巍乎有天下而不与焉!’”对自己的老祖宗歌功颂德无以复加!孔老夫子孟老夫子何曾如此大力歌颂过黄帝炎帝?故我以为把黄帝炎帝捧为人文始祖必是姬姓周人所为。汉人继之推波助澜。以《史记》的正史之首的地位而独尊。
  《史记·吴太伯世家》载:“吴太伯、太伯弟仲雍,皆周太王之子,而王季历之兄也。季历贤,而有圣子昌,太王欲立季历以及昌,于是太伯、仲雍二人乃奔荆蛮,文身断发,示不可用,以避季历。”看来在远古,长途迁徙,时有发生!太伯仲雍从陕西周原长途迁徙到今苏州地区的荆蛮之地,与舜从今济南历山一代长途巡视到今永州九嶷山也是不足为奇的。
  司马迁在《史记·殷本纪》中记述的殷王世系与隔世3000 年未经扰动的殷王占卜记事刻辞记录的几乎完全相同,说明司马迁的记录有相当部分是前代文献和档案的传承有自。那么谁能怀疑帝舜部族的一部分先民未曾巡游到过苍梧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