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在线客服

刑法

您现在的位置: > 论文欣赏 > 刑法 >

浅析量刑的限制———以刑罚理论的量刑意义为视角

  一、境外刑罚理论概览
  刑罚理论,一直以来,都是法学家、哲学家以及社会学家们的宠儿,他们不断关注及讨论这些问题,以期发展出完美的刑罚理论。按照德国、日本以及台湾地区重要的刑罚理论的见解,大体可将大陆法系刑罚理论分为绝对刑罚理论与刑罚理论两种。下文以大陆法系刑罚理论为主轴,结合英美法系刑罚理论之见解,对通行的各刑罚理论进行简要分析说明,两大法系刑罚理论对应关系见下表。
  ( 一) 绝对刑罚理论
  在绝对刑罚理论中,“绝对”是指,因为实施了不法,才予以处罚,刑罚的合法性在行为人行为的本身,其合法化理由存在于过去。该理论又可分为报应理论与救赎理论。
  1. 报应理论
  报应理论认为,刑罚之内容为痛苦,刑罚之目的在于满足人类“报复”的情感,因此,刑罚之重轻应与行为人的责任相对应。在此意义上,刑罚可谓彻底贯彻责任刑主义,体现责任刑之观点,而该理论与美国当前最盛行之“正当的应报理论”,正是不谋而合。同时,也正是受这种刑罚理论指导,使美国联邦及各州实施严峻的刑事政策,导致“War on Prisoners”现象的出现。
  2. 救赎理论
  该理论要求行为人内心把接受刑罚制裁看作公正合理的罪责抵偿,改过自新并因此宽慰自我、与法和解。这种理论在某种程度上与英美法系的应报理论相契合。英美法中的这种应报理论主张: 某人犯罪之后,接受与其犯罪行为相当的处罚,如此便能重获心中之平静,同时,亦可借以压制其他人的犯罪趋势。此外,应报的处罚可以消除被害人私人的报复行动,并维持对法律之尊重。当然伴随着刑罚理论研究的深化,这种观点已经与时代脱节了,因为从刑罚本质而言,这种赎罪是国家不可强制的。
  二、我国刑罚理论的选择
  ( 一) 我国刑罚理论纵览随着20 世纪70 年代末期法学研究的复兴,我国刑法学者也相继开展了针对刑罚目的的研究,并形成了众多学说。在研究初期,刑法学界一般坚持“惩罚说”,认为适用刑罚的目的在于限制和剥夺犯罪分子的自由和权利,从而使他们感到压力和痛苦,制止犯罪的发生。其后,随着探讨的深入,部分学者持“改造说”。该说认为刑罚是通过对犯罪分子惩罚,达到改造罪犯的目的,使其复归社会。
  后来,随着大陆法系与英美法系理论的传入,同时又结合本土理论,形成了众多有代表性的刑罚理论。如预防说,该说认为适用刑罚的目的是预防犯罪,其具体可以分为特殊预防和一般预防两类。双重目的说,该说认为对犯罪分子适用刑罚,既有惩罚犯罪分子的目的,又有教育改造犯罪分子的目的。三目的说,该理论主张适用刑罚的目的有三个,一是惩罚和改造犯罪分子,预防他们重新犯罪; 二是教育和警戒社会上的不稳分子,使他们不走上犯罪道路; 三是教育广大群众增强法制观念,积极同犯罪作斗争。根本目的和直接目的说,此说认为适用刑罚的根本目的是“预防犯罪,保护社会”; 直接目的是: 惩罚犯罪,伸张正义; 威慑犯罪分子和社会上不稳分子,抑制犯罪意念; 改造犯罪分子,使其自觉遵守社会主义法律秩序。报应与预防统一的二元目的说,该说认为刑罚目的不应是一元的,而应当是二元的,这就是报应与预防的辩证统一。直接目的、间接目的和根本目的说,其认为刑罚的直接目的包括特殊预防和一般预防; 间接目的即堵塞漏洞,铲除诱发犯罪的外在条件; 根本目的就是刑法第2 条规定的刑法任务,即惩罚犯罪,保护人民。其实,从实质上说,我国这些刑罚目的学说都可以说是报应理论、一般预防理论、特殊预防理论及其衍生理论排列组合的产物。理论取舍的关键在于,我国刑罚的侧重点为报应,还是预防。
  三、量刑
  量刑作为刑罚制度的重要内容,其主要目的就是通过对犯罪人科处刑罚来实现刑罚的目的,可以说刑罚理论对量刑具有决定性意义。
  ( 一) 量刑的概念
  一般量刑可以从狭义和广义 两方面进行理解。其实,不管从哪个方面进行理解,我们都应当明晰的是量刑最基本的立足点在于它是法院实施审判权的行为,其适用基础是犯罪人的犯罪事实,此时考虑的是“报应”。量刑考量的基点则是犯罪人的刑事责任,虽然预先设立了量刑制度,但在每一起刑事案件中,都存在某种特殊考量因素,因此,并不存在完全一致的案件,所谓“同案不同判”是有存在合理性的,而这也恰恰与特殊预防因素相契合。所以,量刑与以报应及特殊预防为核心的刑罚理论紧密相联。
  ( 二) 量刑基准
  刑罚理论与量刑相联系的另一纽带便是量刑基准。刑法学上的“量刑基准”一词,一般在以下两种意义上使用,第一种含义是从量刑原则的意义上说的,即在对犯罪人进行量刑时,刑罚应建立在何种基础之上,它对责任与预防因素应进行何种程度的考量。“量刑基准”的另外一种用法是在抽象意义上讨论。指对抽象个罪在不考虑量刑情节的情况下如何分配具体的刑罚量。前者较为具体,近似于量刑原则,后者则显得极为抽象在下文的研究中,“量刑基准”更多的是在讨论具象化意义上的“量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