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在线客服

世界历史

您现在的位置: > 论文欣赏 > 世界历史 >

前天在全国青年世界史工作者代表研讨会上的讲话

各位来宾、各位青年代表、同志们:
  第8届全国青年世界史工作者代表研讨会今天在这里隆重开幕了。首先, 请允许我代表主办单位兰州大学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向来自全国各高校和科研单位的青年代表们、向各位与会嘉宾表示热烈的欢迎。我也谨代表世界历史研究所向承办这次会议的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武汉大学历史学院、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表示衷心感谢, 感谢兰州大学校领导和历史文化学院领导对这次会议的关心和支持, 感谢为组织这次会议付出辛勤劳动的全体同志们! “全国青年世界史工作者代表研讨会”是我国世界史学界的品牌会议之一, 至今共举办8届, 为培养我国世界史研究领域青年才俊作出了重要贡献, 已成为我国青年世界史工作者展示学术才华和交流学术心得的一个重要平台。这次会议的主题是“世界历史上的社会变迁”。这个主题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学术意义。过去30年, 从经济增长幅度看, 我国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国家, 也可以说是社会变迁最大的国家之一。研究世界历史中的社会变迁问题, 对认识我国国情具有重要的启迪作用。社会史研究是我国世界史研究的新兴领域, 这次会议的成功召开也必将促进我国的社会史研究工作。
  人类社会几千年来经历了纷繁复杂的发展变化, 人类文明不断从低级向高级阶段发展。今天,世界历史的发展处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阶段, 这是一个不断发生重大社会变迁的阶段。在这个阶段, 人类已历经了异彩纷呈、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的发展变化。从19世纪中叶起,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已有一个半世纪的历史。十月革命的胜利使人类历史上诞生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九十多年来, 世界经历了巨大变化, 从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诞生, 到社会主义阵营的形成和发展, 又到苏东剧变、苏联解体, 再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不断发展壮大。与此同时, 活跃在世界历史舞台上数世纪的殖民帝国也纷纷解体, 涌现出一百多个新兴的发展中国家。但是, 苏东剧变使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受重大挫折, 广大发展中国家仍面临着来自发达资本主义大国的巨大挑战和压力。在国际格局中, 我们将长期面对“西强我弱、北强南弱”的局面, 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仍十分活跃。北约的不断东扩就有力地说明了这一点。这是我们不得不牢记的当今“世情”的一个重要方面。
  我国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这个初级阶段, 党的基本路线的核心是“一个中心, 两个基本点”。就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坚持改革开放。但是, 多年来, 学术界有些人只讲坚持改革开放, 不讲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这是一种严重的错误倾向。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将是一个较长的历史时期。在这一时期, 国际上会始终存在着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较量, 我国也将会始终存在着坚持社会主义改革方向还是把改革引向资本主义道路的斗争。中国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 这是已经被和仍将被历史证明的客观真理。我们党的几代领导人都一再强调: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邓小平同志曾经讲过:“如果我们不坚持社会主义, 最终发展起来也不过成为一个附庸国, 而且就连想要发展起来也不容易。”
  但对为什么中国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 怎样才能坚持社会主义道路, 今天我国学术界在理论上还阐述得很不够, 应该说不少人还存在疑问和困惑。这也是当前我国学术界需要深入研究和探讨的理论难题。在这方面, 世界史工作者是大有作为的。
  怎样才能坚持社会主义道路? 一个关键步骤就是必须做好意识形态工作。历史学是一门严谨的科学, 同时也是意识形态性很强的学科, 历史工作者要为做好意识形态工作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意识形态工作搞不好要出大问题是有历史教训的。苏联解体的重大原因之一就是苏共的意识形态工作出了问题。苏东剧变前夕, 苏联的意识形态领域一片混乱, 否定苏共党史和苏联社会主义建设历史的虚无主义肆行无忌。这是苏共亡党亡国的重大原因, 也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惨痛教训,我国世界史工作者必须认真总结这一历史教训。
  历史学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探究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科学。在《报任安书》中, 司马迁讲到他著《史记》的目的:“亦欲以究天人之际, 通古今之变, 成一家之言。”我认为, 这里的“通古今之变”讲的就是认识社会发展规律的问题。比起中国史专家, 世界史工作者理应更加勇于承担起探究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任务。世界史工作者可以从整个世界历史的角度来探讨这个问题。
  围绕中心、服务大局, 是党中央对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提出的要求。这个中心和大局体现在党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之中。史学工作者要做党的基本路线的实践者, 要为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鼓与呼, 而绝不能相反。近些年, 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界包括史学界有些人极力宣扬新自由主义、民主社会主义, 大搞历史虚无主义, 把西方价值观鼓吹为“普世价值”, 这是违反中央精神的。我们的青年世界史工作者一定要提高政治分辨能力, 保持清醒头脑, 不为错误思潮所惑。
  在当今世界, 我们从事历史研究一定意义上讲就是争夺解释世界历史的权力。正像中国还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一样, 我国世界历史学科也处在初级阶段, 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 我们的研究队伍还不够强大, 解释世界历史的能力亟须提高。今天, 我想借此机会向与会的青年世界史工作者并通过你们向全国青年世界史工作者提出几点要求和期望, 与大家共勉。
  一是要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世界史工作者必须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 在指导思想上决不能搞多元化。我们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 那是在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前提下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坚持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就要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 并且要在研究工作中不断地发展唯物史观。
  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 就有一个如何对待西方史学的态度问题。我们决不能一味排斥拒绝西方史学, 在学术上搞闭关自守, 但也决不能盲目崇拜, 食洋不化, 照抄照搬。对西方资产阶级史学,我们要采取吸收其精华、剔除其糟粕的态度。无疑, 西方史学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借鉴的东西, 学习西方史学中的优秀成分有利于促进中国世界史研究工作。当前, 我们在吸收西方史学优秀成分的同时, 一定要防止洋教条盛行。有些同志对西方史学观点不加批判地盲目照搬, 甚至奉为圭臬, 这对我国的世界史研究工作是有害的, 也不利于我国意识形态建设工作大局。西方史学有其长处, 但也有弊端和偏见, 曾经出现过形形色色的西方中心论和种族优越论, 出现过多种为殖民主义、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摇旗呐喊、涂脂抹粉的歪理论、歪观点。这些都是西方史学中的糟粕, 是违背科学的, 我们必须加以批判和拒绝。
  二是要有献身精神。人总是要有点精神的, 作为科学工作者, 我们要有为科学事业献身的精神。马克思曾经讲过, 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 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的山路攀登的人, 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这就是说要在科研上做出成就, 就得有为科学事业执著追求的献身精神, 浅尝辄止是不可能达到光辉顶点的。有一首唐诗写道:“归山深浅处, 须尽丘壑美。莫学武陵人, 暂游桃源里。”我看这首诗就讲出了做学问的道理。我们在科研工作中要做到“须尽丘壑美”, 而不能像武陵渔人那样偶到桃源一游。我们不仅要有为科学事业献身的精神, 更要有为祖国献身的精神。我国作为发展中国家能够在航空航天等高科技领域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 一个重大原因就是有一大批立志为祖国献身的科学家, 如钱学森、邓稼先、吴大观等。这些忠贞爱国的伟大的科学家们正是我们青年世界史工作者学习的榜样。
  三是要培养优良的学风。近些年来, 我国学术界泛起了一股浮躁风, 抄袭剽窃的学术腐败行为也时有发生, 这是我国学术界的耻辱。最近, 一位名叫丹·本-卡南的外国人撰文称:许多中国学者是“废纸生产者” 。这样的评价不管是善意的批评还是恶意的嘲讽, 不管是否符合客观实际, 都是值得我们认真思考的。我们青年世界史工作者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 努力培养科学严谨的优良学风,不要搞粗制滥造的东西, 不要搞低水平重复, 更不能搞学术腐败, 自毁前程。
  四要切实练好基本功。练好基本功包括很多方面, 我这里只强调几点。第一要掌握好外语。研究世界历史必须学好外语, 至少要学一门外语, 能够熟练运用。有条件的应该多学几门外语。研究哪国历史, 就要懂哪国语言, 否则研究工作就难以深入下去。第二要打好“专”与“博”的基础。这对处理好宏观研究与微观研究的关系具有重要意义。现在我国的世界史研究存在两种倾向。一种倾向是从宏观角度论述得多, 微观实例研究得少, 结果宏观论述缺乏扎实支撑, 观点空泛。另一种倾向是只注重微观考察, 将自己的研究局限在很小范围内, 缺乏宏观的分析和把握, 不容易认识规律性问题, 难以构建理论体系。我们的世界史青年工作者要努力克服这两种倾向, 既要在知识结构上解决好“专”与“博”的关系, 也要在学术探究上解决好宏观研究与微观研究的关系, 把两者有机地结合起来, 以提高学术创新能力。第三要学习掌握中国优秀的史学传统。中国是历史学大国, 也是历史学古国, 有着悠久的历史学传统, 其中许多优秀成分值得世界史工作者认真学习掌握。青年世界史工作者要注意学习中国史研究的好方法, 注意掌握中国史学的优秀传统。要关注中国史研究动态, 把中国史作为世界史的一部分来关注, 这有利于我们全面认识世界历史。当然, 研究中国史的学者也应该关注世界史研究动态, 也要善于把中国历史放在世界历史大背景下来研究考察。
  同志们, 今天与会的青年世界史工作者都是我国世界史学界的佼佼者, 在学术上前程似锦。希望大家不断努力、刻苦钻研, 立志把自己打造成中国一流乃至世界一流的历史学家, 为构建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世界史学科贡献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