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在线客服

世界历史

您现在的位置: > 论文欣赏 > 世界历史 >

浅谈希特勒上台的原因

  1 经济危机为希特勒上台提供了有利时机
  一战后,德国成为战败国。“凡尔赛条约”,德国要付给战胜国巨额赔款,鲁尔重工业区被法国所占领,加之战争中带来的损失,使德国经济走向了崩溃的边缘。1922 年底德国货币跌倒42,000 亿马克比1 美元。1923 年底流通货币量比战前增加17,000 亿倍,马克已成为一堆废纸。同时资产阶级哄抬物价,赔款又通过捐税形式转嫁到劳动人民身上,走投无路的德国人痛恨政府,希望有新的政治力量出现,纳粹运动应运而生。希特勒乘机提出“打倒祖国的叛徒”等口号,并策划了啤酒馆暴动。虽然这次运动失败,事后希特勒却成了人们心目中的“一个爱国志士和英雄”。
  从1925 年到二十年代末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爆发, 纳粹党逐步发展,可以说是纳粹党上台前发展的第二阶段。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坐了九个月的牢后,即着手重组纳粹党,企图“通过宪法手段获取政权”。巴伐利亚政府听信了他“循规蹈矩”的承诺,撤销了对纳粹党的取缔,希特勒借此发展纳粹党员,从1925 年底到1929 年,党员人数从27,000 人增加到178,000 人,建立起严密而复杂的党内机构。
  1929 年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大危机来临, 由于巨额赔款和大量的外债, 群众购买办低下和国内市场狡窄, 殖民地和势力范围的丧失……这一切使德国危机更为深重,到1932 年已达到最高点,工业生产与危机前相比,降低了40.2%,农业生产也下降了30%。
  面对危机, 政府把沉重的负担更多的是转嫁到劳动人民身上,导致国内矛盾激化,工人、农民运动此起彼伏,广大人民群众对魏玛共和国已绝望,他们为寻找出路,又一次选中了纳粹党,希特勒看到了“曙光”,他重整旗鼓,广泛宣传,无耻地向德国人民吹嘘只有他,才是“救世主”。危机对于他来说可谓“天赐良机”。
  纳粹运动能在两次危机中得以兴起和发展,主要是利用了人民群众对政府的不满情绪,煽动他们攻击共和国,把共和国描绘成把人民带进苦难深渊的罪魁祸首,为纳粹推翻共和国而上台扫平道路。
  2 希特勒的上台离不开他本人的作用
  希特勒善于洞察时事, 善于领会当时思想意识中存在的各种思潮,尽管许多有些思潮处于混乱状态难以把握,但他却能明白地表达出来,并为自己的目的的服务,他抓住了魏玛共和国存在的两个主要矛盾———国内阶级矛盾,与战胜国的民族矛盾,并善于转移产生这些矛盾的根本原因。为进一步唤起人们对纳粹运动的热情,他精心设计了一面“红色白圈”的纳粹党旗,(红象征着社会主义,白象征着民族主义)二者是他煽动群众的两面旗帜,在《我的奋斗》一书中,他是这样说的:“他们根本想象不到这样大的谎,他们不会相信世界上竟有如此无耻透顶歪曲事实的大骗局, 甚至在说破了之后他们还要怀疑犹豫,觉得至少是无风不起浪吧;所以就是撒最无耻的谎,到头来说可以捞到一些令人将信将疑的东西。
  俄国十月革命的成功从实践上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胜利,社会主义成为时代的思潮和旗帜。社会主义思潮在战后的德国深入人心,在社会上占压倒多数的工人,从前线回来的士兵及中小资产阶级迫切要求社会变革。正是在这一背景之下,希特勒不失时机地把法西斯改名为“民族社会主义工人党“,并公布了适合各阶层人口味,充满社会主义色彩的”25 条纲领“。他十分清楚只有这样才能吸引广大群众对他的支持,使法西斯运动能在当时条件下站稳脚跟。
  为争取下层人民的支持,纳粹党不仅激烈地批判资本主义,而且还给人民勾画出一幅未来理想中的“社会主义”美好前景。希特勒根据各阶层的状况和心理要求,向他们开了一笔又一笔的空头支票,俨然以人民利益的代表者身份出现,对工人阶级保证缩短劳动日,能分得资本家利润、消灭危机和失业现象。对于农民,他保证反对地主,取消地租和土地投机,没收地主经营的大地产供农民使用。对于小商人等中产阶级,保证把他们从垄断资本奴役下解放出来……。对于旧军官则保证重建德国军队(这一点他的确做到了)。希特勒还在多次演说中向德国人民保证。他上台后每一个德国人都有工作,都有面包,甚至在一次演说中,竟无耻地保证“在第三帝国中,每一个德国女郎都可以找到丈夫”。当时那些走投无路的千百万德国人民,特别是小资产阶级根本分不清什么是真正的社会主义,落入了圈套,把希特勒看成了“救世主”,相信希特勒会给自己带来幸福。
  针对德国人民深厚的民族爱国精神,希特勒着重抓了民族主义这面旗帜,使纳粹的“社会主义”还有浓厚的民族主义色彩,更具有诱惑力。
一个闻所未闻的把几千万人置于奴隶地位的强盗条约“。长期军国主义思想,种族优劣论宣传造成了德国人的高傲自大,一战前,他们就认为必须用武力开导殖民地人民,有许多人相信了大德国意志的谰言:”按照德国的样子,世界就会康复,条约大大摧毁了德国人的“自尊”,从而激起了他们的爱国热情和民族忿恨,法国的福煦对《凡尔赛条约》是这样评价的:“这不是和平,这是20 年代的休战”。希特勒充分利用条约对德国产生的这一严重恶果, 号召人民起来撕毁条约,进行复仇战争,希特勒正是驾驭了这一民族主义情绪,响亮提出了“砸碎凡尔赛枷锁”的口号。群众乞求奇迹出现来改变他们悲惨命运,希特勒此时把自己打扮成救苦救难的活菩萨,鼓起三寸不烂之舌,许下种种美丽的谎言,抓住当时社会矛盾进行盅惑性宣传,把群众集中到自己的周围。希特勒纳粹党在争取群众这方面取得了成功。
3 垄断资本和容克贵族是扶植希特勒的后台老板
《凡尔赛和约》和战败国的地位,使海外市场丧失,国内市场被外国资本打入……这些都是德国的垄断巨头们无法忍受的,他们不甘心自己的命运,要建立德国在欧洲的霸权,要在全世界扩张,针对垄断资本这一愿望,希特勒鼓吹只有“砸碎凡尔赛的枷锁,”才能“争取德国的平等”,叫嚣日耳曼民族是“优等民族,有权统治世界”,煽动反动的民族主义和沙文主义,以获得垄断巨头对他的青睐,但是,最初垄断资本对纳粹党心存疑虑。这主要是希特勒在《25 条纲领》中提出诸如:“砸碎利息奴役制”,“将托拉斯收归国有”,“土地改革”,“将垄断性的大百货店收归公有”等等要求。使他们对纳粹党本质没有真正认识。因此,初期支持希特勒的垄断资本并不多。
  希特勒深知,在德国,没有垄断资本和其他反动势力的支持,法西斯也难以上台,于是他在拉拢下层民众的同时,又积极同统治阶级勾结。1931 年8 月,希持勒在垄断资本家基尔道夫的乡间别墅向资本家发表演说。随后几个月,他乘着轿车跑遍了整个德国,同工业界的主要人物进行私下会谈。1932 年1 月,300 多名垄断资本家及其代表在杜塞尔多夫工业家俱乐部聚会, 听取希特勒关于纳粹党内外方针的演说。希特勒一再向资本家保证,决不触犯私有财产和企业家的主权,他大肆攻击民主制度,并叫嚷:“通过武力夺取生存空间”。希特勒的演说博得了与会资本家的喝彩,蒂森带头高呼:“希特勒万岁”。为了进一步得到垄断资本的全力扶持,希特勒对1932 年出版的党纲作了修改,明确写明:“对于私人大企业,民族社会主义绝不因其违背集团和利益而加以反对”。至此,垄断资本才真正认清了纳粹党的真面目,大量马克源源不断地送入希特勒的钱袋。据估计,1930~1932 年,德国垄断资本家对纳粹党的资助达 7000———9000 万马克, 垄断资产阶级在经济上的支持,扩大了纳粹党的活动能力和活动范围,进一步提高了它的地位。
  垄断资本家还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在政治上支持希特勒,不少人加入纳粹党以示诚意。1930 年沙赫还到美国各大城市进行游说,广泛宣传法西斯主义,为希特勒上台大造论。法兰克福经济联盟于1931 年7 月上书兴登堡,要求把政权交给纳粹党。他们更多的方式则是邀请希特勒参加他们举行的秘密会议,让希特勒作演说,扩大纳粹党在垄断资本家中的影响。
  英、美等国垄断资产阶级出于反苏共的目的,利用和扶植德国法西斯势力, 美国垄断寡头向德国军火工业提供了数百万美元的贷款,他们完全知道其中一部分流入了法西斯的金库。英荷石油大王亨利?戴特林, 以及美国汽车大王亨利·福特都是希特勒纳粹党的直接资助者。据《谁资助了希特勒》一书披露,资助希特勒的人中,有13 个国家的银行家、企业家和贵族。外国垄断资产阶级除了为希特勒提供资金,输血打气外,这些垄断组织又为纳粹党大造舆论,强调纳粹党掌权是挽救德国和欧洲免于混乱状况和抵制布翰·杜斯还到柏林代表垄断资本希特勒上台作最后的催促进和保证。国际垄断资本的大力支持,加快了希特勒上台的步伐。
  除国内、国际垄断资本外,容克贵族也加入了扶植法西斯运动的大军,他们把希特勒看成恢复昔日德意志帝国的“救世主”。皇太子弗里德利希·威廉在希特勒就任总理时发表文章称“德国有幸,它的政府执政者希特勒是一位墨索里尼式的杰出人物……希特勒果敢和无情地反马克思主义斗争比其他任何力量更能把德国从马克思主义毒化下援救出来”。1929 年经济危机的爆发使德国各种矛盾空前激化,资产阶级———容克再也不能按老样子统治下去,何去何从? 回到君主制或纯粹军事独裁统治已不可能; 资产阶级专政的其它形式已经破产了,垄断资本———容克的统治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如果此时再不让纳粹党上台,那么进步力量将会得以发展,革命风暴可能再现。此时,他们清楚地认识到只有建立法西斯独裁才能镇压革命,摆脱危机,对外扩张。于是拉开了希特勒黄袍加身的序幕。
  4 德共的失误,最终没有阻挡住希特勒的上台
  面对法西斯的危险,德共为争取民众,反对法西斯展开了积极的活动。1930 年8 月24 日,德共发表了《德国人民民族解放与社会解放纲领》,揭露了纳粹党的“民族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欺骗性宣性,指出仅仅废凡尔赛条约是不能消除经济危机的,必须同时推翻垄断准资本的统治。1931 年5 月,德共又发表了《扶助农民纲领》,向农村劳动人民指出了摆脱贫困状况的出路,呼吁建立工农联盟,动员农民群众起来反对法西斯主义和战争,在德共努力下,工农斗争日渐高涨。但时,德共在当时对形势的分析上亦有不少判断的失误,乃至在策略上犯了不少错误,影响了反法西斯斗争的发展。
  《凡尔赛和约》极大地损害了德国民众的民族自尊感,激起了他们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德共低估了这促情绪。虽然在宣传中提到反对和约,但没有把这一点放在主要位置,没有根据群众的觉悟程度和具体要求及时提出鲜明的口号,致使“争取民族独立”的旗帜被纳粹党用来作招摇撞骗的幌子。
  德共对纳粹党迅速攫取政权的现实可能性和危险性缺乏充分估计,没有集中全力同纳粹党作斗争。有时把斗争矛头指向社会民主党,指社会民主党领袖是“社会法西斯分子”,认为希特勒政府“在推行法西斯化”。这样既不利于结成广泛的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又不利于广大民众把斗争矛头集中指向真正的法西斯政党,相反,把未来应该争取和团结的力量推到了敌人阵营,结果助长了法西斯的气焰,孤立了自己。对此,德共在事后总结历史经验教训说:“在党应该把主攻方向对准法西斯危险,应该集中力量同社会民主党工人建立反法西斯恐怖独裁的战斗统一战线的时候,没有及时改变党的主攻方向,没有把很有为的保护统一战线的政策作为无产阶级政策的主要环节。”
  德共对纳粹党能迅速攫取政权的现实可能性估计不足,当希特勒即将上台前夕,德共一些领导人还乐观地认为:“法西斯主义可以在意大利取得胜利,但绝不能在德国取得胜利……”,同时党内部分领导人还提出“法西斯主义是革命的跳板”的错误理论,因此对法西斯危险掉以轻心。尽管这种谬论在党内未占统治地位,但对阻碍建立反法西斯统一战线产生了恶劣的影响。最终没有阻挡住希特勒上台的步伐。
  希特勒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流浪儿到登上德国的政治舞台,进而成为德国的独裁者,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其历史根源是德国具有根深蒂国的帝国主义传统和封建残余,没有形成美国式的民主机制,缺乏成熟的民主监督和规范措施, 而魏玛共和国的社会政治基础薄弱,社会矛盾、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夹锐;其思想根源是当国人民群众长期处于专制制度统治之下, 深圳特区受专制主义文化的熏陶和毒害,特别容易接受希特勒所鼓吹的那一套反动的纳粹主义思想。国际因素则是英美等国对法国的扶植起到了复活法国特别复活法国极右势力。
  《凡尔赛和约》和经济危机对法国的打击,被纳粹势力的代表希特勒作为煽动民族情绪、转嫁社会危机和矛盾的借口。把希特勒直接推上前台的有三股力量: 人数众多的中小资产阶级是希特勒上台的群众基础;法国资本家是纳粹党的后台老板;体观了根深蒂固的法国容克军国主义势力的陆军,则是希特勒上台的重要支柱,同时,也怀社会民主党领袖的叛变,法共的错误直接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