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在线客服

经济

您现在的位置: > 论文欣赏 > 经济 >

探究主流经济学当今时代之多样性与共同性

  经济学作为社会科学的一部分, 同其他学科一样存在众多思想学派, 而各个学派之间则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差异。经济学家们为了辨别和区分它们之间存在的差异, 就需要通过对现存的思想学派进行分类, 使用的主要标识无外乎英文前缀, 配合思想奠基人的名称等等。当经济学家们对各个学派做了区分性的命名之后, 在研究实践中又产生了这样一种疑问, 即每个学派的成员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忠实于他们所推崇的理论奠基人或者忠实于其思想的来源。这种疑问引发了后来对主流经济学与非主流经济学的划分。
  本文通过介绍和评述当今关于主流经济学定义的争论, 以及关于主流经济学基本特征的若干归纳,以有助于人们更为深入地了解主流经济学, 期望能够激发人们对经济学的发展方向做进一步的探讨。
  一、关于主流经济学定义的争论
  Co lande r , Holt ,Ro sse r 等人对主流经济学下了一个有趣并且有用的定义:“主流经济学在社会学的分类目录上是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在任何特定的时期内, 一些人把持着构成主流经济学的主要观点, 同时他们还控制着权威的学术机构、组织和期刊, 特别是处于领先地位的研究机构。构成主流经济学的理论观点都是学术精英们在其学术生涯中发展起来的具有一种普遍的可接受性的学术思想, 这里的学术精英我们指顶级研究生院里的顶级经济学家。”其他不在主流经济学家之列的人都在分享着这些学术精英们的思想。
  David Dequech 用另外一种稍有不同的社会学的方式来定义主流经济学:“主流经济学的观点在最具声望的大学里面被教授在最具权威性的期刊上被刊载, 从最重要的研究基金获得资助, 同时获得最具权威性的奖项。”
  对比一下上述两则关于主流经济学的定义, 它们之间存在着一些联系但同时又有一些差异。在这两种定义中, 都强调学者的权威性或者顶级期刊的影响力, 但David Dequech 的定义并不要求人们更多地关注所谓的学术精英以及他们的学术思想。我们可以想象一下目前顶级大学所采用的经济学教科书中的学术观点, 通常如果某些学术观点能够进入一流大学的研究生教材, 那么我们可以认定其成为了主流经济学的一部分, 但在这之前, 这些所谓的“新”思想可能已经在精英学者的圈子内传播并讨论了几年或者数十年。“主流”可以用于定义思想也可以用于定义个人, 所谓主流思想的支持者同样也可以被视作是主流经济学家的组成部分。反之, 那些身在普通大学的讲授研究生课程的教师, 由于他们并不容易接触到学术发展的最前沿, 拘泥于身边的书籍和资料, 则更容易被认为是主流经济学的成员或者说是接受者。
  Co lande r , Holt ,Ro sse r 三人强调主流经济学是一个具有动态特征的概念, 这使得我们能够认识到经济学领域中的变化是如此的广泛。实际上, 主流经济学内容的变化比重可能要比上述学者所认为的要低, 教科书的内容一旦确立就很难改变。进一步说, 一旦最权威和最有影响力的研究生教科书的内容成为了主流经济学的一部分, 那么尽管主流经济学本身在不断地变化, 但是体现在教科书当中的主流部分的思想却变化不多, 教科书中的内容与思想前沿的发展总会存在着一些时滞。
  从社会学的角度上讲, 主流经济学的定义并不一定需要具有内在的一致性。完全对立的观点也可以同属于主流经济学的范畴之内, 主流经济学也并不需要同某一特定学派的观点相一致。不同的思想流派, 包括那些没有进入到某一流派当中的思想, 可能同时属于主流经济学。从这一点上说, “主流” 这个名词从字面意义上讲是有争议性的, 它不能被看作是一个统一思想流派, 它更多的是诸多学派的集合。我们从社会学的角度对主流经济学做出定义,这使得主流经济学在权威性和影响力方面具有了社会学的特征, 而主流经济学在理论上、方法论上以及政治学上的特征则会随着时间不断变化。正因如此, 想要提炼出主流经济学所拥有的共性是存在一定困难的。从定义上看, 主流经济学强调的是其具有的权威性和影响力, 但是它本身仍然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 辨识其核心思想的工作也就越发困难和复杂。这种思想核心变化的原因就在于主流经济学者本身的一些思想和观点也在逐步地发生变化。如果这些学者在修正自身观点的同时仍然被视为是主流经济学的一部分的话, 那么所谓主流经济学的代表性观点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所谓的权威性和影响力不仅仅是学术思想的特征, 同时也是人的特征。学术精英中的一些成员也许会把他们先前积累的一些声望融入到他们的新思想当中。在20 世纪的经济学家当中, 约翰· 梅纳德· 凯恩斯的事例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凯恩斯在剑桥大学就读时, 深受阿尔弗雷德· 马歇尔的新古典传统的影响, 毕业之后在那所顶级大学任教, 后来成为了一流经济学杂志《The Economic Journal》的主编, 之后在他的余生里, 他同他所在时代的主流思想进行辩论与抗争。凯恩斯在其巨著《通论》出版以前积累的声望毫无疑问地帮助他的思想被其他人所接受, 或者说鼓励其他人把凯恩斯的思想同先前的传统观点进行结合与比较。
  但是, 并非所有具有很高声望的学者以及他们的学术思想都能够同时成为主流经济学的一部分,学术观点应该被视为是更需重点考虑的因素。因为:(1)某一学术个人可能会同时持有被权威学术圈接受的观点以及不接受的观点;(2)某一学术个人可能因其过去坚持的某些观点而享有盛誉,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 他现在已经不再坚持先前的观点。就如肯尼斯· 阿罗, 他就批评过自己先前提出的理论观点。又如约翰· 希克斯, 在他晚年的时候, 希克斯部分否定了他早年在一般均衡理论(包括IS -LM模型)和福利经济学领域中做出的贡献, 使自己与后凯恩斯经济学派的观点更为接近。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 一些经济经济学家或者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他们已经取得了非凡的成就, 达到了自己学术生涯的顶峰, 所以他们有理由对来自于各方的约束不予理睬。但相比之下, 那些尚未获奖的人则不希望自己的观点偏离主流经济学太远, 从而阻碍了自己可能得到的机会。
  二、主流经济学在当今时代的特征
  从历史的角度看, 主流经济学一直是各种不同思想流派兼容并蓄的集合体。现阶段的经济学领域更是体现出了这种多元化。
  (一)多样性
  自20 世纪90 年底以来的近20 年时间里, 主流经济学实际上是一个很多元化、多样性的主体, 新古典以及其他学派都可称之为其中的一部分。尽管新古典经济学①的统治地位有些削弱了, 但是该学派仍然是主流经济学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正如Davis 所说的:“新古典经济学稳固地存在于经济学的教学当中。”研究生的教学如此, 本科生的教学更是如此。
  在新古典经济学之外的主流经济学当中, 我们可以从行为经济学说起。赫伯特· 西蒙(Herbe rtSimon)于1978 年获得诺贝尔奖, 但他的影响在当时十分有限, 直到最近才被人予以重视。在2002年, 心理学家丹尼尔· 卡尼曼(Daniel Kahneman)赢得了诺贝尔奖。在那之前的一年, 也就是2001年, 马修· 拉宾(Mathew Rabin)获得了约翰· 贝茨·克拉克奖。行为经济学赢得声誉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对新古典经济学的批评, 它作为一种描述性的理论(a descriptive theo ry)对效用最大化的假定做了重新阐述。卡尼曼同弗农· 史密斯(Verno nSmith)一起分享了2002 年的诺贝尔奖, 弗农·史密斯是另外一个新兴的经济学分支———实验经济学的专家。实验经济学的部分研究结果同样反驳新古典的效用最大化假设。从这一点上看, 它与卡尼曼的行为经济学在研究范围上存在着一定程度的交集。新制度经济学的部分理论也在对新古典关于效用最大化假设做出反驳, 并且在某些方面获得了很好的声誉。道格拉斯· 诺思(No rth)的名字经常被提及;奥利弗· 威廉姆森(Oliver Williamson)关于交易成本经济学的观点在这里也同样适用。
  另外还有一种重要的理论方法放松了效用最大化的假设, 那就是进化博弈理论, 它成为了主流经济学的组成部分。与古典的博弈理论不同的是, 这种进化博弈理论假定某种形式的有限理性, 并且允许行为人在潜在最优的策略条件下进行实验或者犯错误。如果同制度或者惯例结合起来, 那么进化博弈理论就会同新制度经济学产生交集。这一领域的代表人物就是H · 培顿·扬(H .Peyton Young)。
  (二)共同性
  根据定义我们可知, 主流经济学范围之内的思想和方法其共同特点就是享有巨大的声望和影响力。对于某一特定时期来说, 这种声望和影响力可能是由一个或者若干个主流学派所共有的特质决定的。那么当今的主流经济学是怎样的呢? 一些学者已经试图探讨主流经济学内部的学术共性。但是要想刻画某一时期的主流经济学特征是十分困难的;同样, 我们也很难说清楚这些共同的特性对于前面提到过的声望和影响力来讲有多大的意义。
  1 .强调数学形式化
  想要判断某一种理论或者研究方法是否属于主流经济学之列, 数学形式化毫无疑问是最为显著的一个特征。大多数经济学家(包括主流与非主流)已经把数学的应用看作是现代主流经济学与众不同的特点之一。Law so n 认为这种“数学化倾向”是过去50 年中主流学科的一个最为重要的显著性特征。在经济学研究当中使用数学已经成为了一种惯例:经济学的学术著作和学术论文要想被认为是严格(rig or)的话, 那么它就必须采用正式的数学模型。换言之, 只要在正文当中使用了数学方法, 就像在计量经济学中那样, 把数学模型应用于抽象理论构建或者应用性构建, 那么这篇论文就将被认为是严格的。但是在目前的经济学研究当中, 一些经济学论文的作者使用数学模型可能只是想要得到或者部分得到学术圈内的承认和接受而已, 至少在论文的形式上能够得到主流学术圈内的承认。
  数学形式化是一种形式主义的方法论, 但从一般意义上讲, 形式主义并不等同于数学上的形式化。现在的问题是在经济学中过于强调使用数学了, 乃至出现了一种把经济学推向数学公理化的倾向。而这种公理化倾向更多的是代表经济学研究方法上的一种规范化特征, 并不代表任何经济思想观点, 仅仅是把经济学作为一个技术问题, 把它与社会和政治问题的关联以及对抗分离开来, 忽略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导致经济学的研究过于注重形式而忽视了其本身作为一门人文学科所应具有的历史内涵。罗伯特· 福格尔就提出:“经济学相对于经济发展的滞后已超出了其应该的范围, 而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经济学过多地纠缠于20 世纪前1/3 左右时间发展起来的各种经济概念和分析技巧, 并在随后的几十年中不断以更为复杂和更一般的数理模型来重新表述。”
  当然, 也有学者指出, 有一些经济学家并没有发展出什么经济学的数学方法, 但是同样获得了巨大的声望和影响力。然而, 这种例外如果真的存在的话, 实在是少之又少。罗纳德· 科斯可以算作是其中之一, 但是他的主要思想———交易成本, 也已被融入到正规的数学模型当中。道格拉斯· 诺思也可以算另一个特例, 但正如瑞典皇家科学院对学术贡献所做的评价那样:诺思同罗伯特· 福格尔(Robe rtFog el)分享诺奖的理由是因为“他们通过运用经济理论和计量经济学方法发展了经济史研究, 从而解释了经济和制度的变迁” , 这两位获奖者都认为是计量历史学的开创者。诺思的贡献就在于他把经济史和制度经济学的研究带入到更为接近主流经济学标准的层面上。但实际上, 诺思的研究方法同主流经济学内的新古典和非新古典的研究方法都不太一样, 尽管他已经被授予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但是他的理论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为主流学术圈所接受仍然是一个疑问。
  2 .个人主义方法论
  在纷繁复杂的主流经济学各个学派之间, 另外一个能称得上是主流经济学共同特征的就是个人主义方法论了, 也称方法论个人主义。
  个人主义方法论思想源于早期具有科学方法论原理意义的原子论假说, 原子论假说作为一种方法论思想, 认为一切都是可以细分的, 整体可以从部分中求得, 从而为人们提供了一个对事物结构进行理性思考的原则和一个从次一层次去寻求原因的研究方法。它一直在科学研究中占据着主导地位。当前以新古典经济学为代表的主流经济学就是建立在牛顿机械主义和还原论、均衡论方法基础之上的。
  新古典经济学中的“经济人假设”把任何时代以及不同社会的人都抽象为“理性”和“利己”的人, 在“利己”目标的指引下, “经济人”的行为基于“理性”的算计而与既定的社会结构、社会关系无关, 至于为什么人是“理性”和“利己”的, 则被归结于人类永恒不变的本性。新古典经济学把人的这种不变的、永恒的本性看成是每个人行为动机的基本原因, 而社会经济运动就是个人行为的加总及其由此产生的结果。这种从个人本性出发的分析思路, 便构成了所谓“个人主义方法论”。
  单纯地把方法论上的个人主义作为主流经济学的一个特征还存在着一定的复杂性。因为当前的主流经济学对于方法论个人主义存在不同程度的修正。以科斯、诺思等为代表的新制度经济学在保留主流经济学方法论的个人主义和经济分析范式的同时, 以有限理性假设为前提来分析制度的功能、构成及其运行, 试图修正新古典主流经济学的制度无效率状况。新制度学派在其演进方法中融入了整体主义方法论, 强调经济的整体大于各个部分的加总, 对经济活动的认识应将注意力从个人和企业转移到作为演进过程的整个社会。
  此外, 一些新古典经济学之外的学派为了在主流经济学之内争得一席之地, 也采用了对主流经济学的假设和分析方法进行修正而不是推倒重建的做法。社会学家马克· 格兰诺维特(Mark Granovetter)指出, 一个极具洞察力的判断于几年前由诺贝尔奖得主卡尼曼得出:(在行为经济学领域中)(1)一些经济学家已经运用心理学的文献来修正标准的(新古典)决策模型, 使其更加贴近现实;(2)这种心理学修正主义已经取得了某种程度上的成功, 因为它允许主流经济学保留其经济学的原子论式的处理方法。
  将个人主义方法论作为主流经济学的一个特征还是略显争议的。通过上面的论述我们可知, 当前的个人主义方法论已经开始同整体主义和主观主义方法论相融合, 主流思想并没有体现出绝对的个人主义。倒是其他的非主流学派, 比如新奥地利学派,坚持了彻底的个人主义方法论。米塞斯在其人类行为中对这一方法论命题进行了探讨, 成为现代奥地利经济学派方法的基石。米塞斯指出:“所有行为都是人的行为;在个体成员的行为被排除在外后, 就不会有社会团体存在的现实性。” 。米塞斯认为,集体是不做决策的, 只能是个人做决策, 这是经济学方法论的一个基本假设和基础。奥地利学派也将社会看成是许多个体的机械总和, 把每个个体及对财富的主观评价作为经济分析的出发点。他们断言, 对任何集体行为的描述都必须从对个人行为的描述开始, 个人构成了这些集体, 并且使这些集体相互影响。奥地利学派这种极端的原子论式的分析方法在其货币、资本、经济周期等诸多理论领域中都有充分的体现。
  3 .忽略基础不确定性
  当今主流经济学的另外一个共性特征是对于基础不确定性(fundamental uncertainty )的忽略。主流经济学不考虑历史时间和不确定性问题, 或者把它简化为逻辑时间和风险问题。这种忽略并不是新古典经济学中独有的, 同时也存在于当今主流经济学中其他非新古典的学派当中。尽管这是一项负面的特征, 但它确实存在于主流经济学特别是新古典传统之中。由此也引发了一系列关于复杂性、非遍历性等意义的争议。虽然一些更为复杂研究方法中也融入了关于基础不确定性的主张, 但这似乎并没有使之被吸收为主流经济学的一部分。
  三、本文结论
  本文所采用的主流经济学定义是社会学意义上的, 突出的是主流经济学的学术地位和影响力。它同Colander , Holt , Ro sser 三人提出的主流经济学概念最为接近, 它包含了在当今一流大学研究生课程中教授的主流观点。主流经济学的内容常常包含不同时期的某些特定观点, 这也体现出了主流经济学内部具有的多样性, 而在这种复杂多样性的背后,我们试图总结出主流经济学的一些共同之处, 其中一个最为显著的特征就是其日益强调的数学形式化。这种数学方法的大范围的应用也引发了更多的关于方法论方面的争论。虽然数学强化了经济学的适应性和分析能力, 但这并不意味着重要的思想都积累到了经济学的知识体系当中, 我们所重视和积累的可能仅仅是形式化本身而已。尽管后期有行为经济学、实验经济学等放松了原先过于严格的假设,但主流经济学中关于理性与非理性、个人主义与整体主义、均衡与非均衡等方面的争论仍然存在, 并且这种争论还将持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