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在线客服

经济

您现在的位置: > 论文欣赏 > 经济 >

浅析全面把握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形态划分理论

  人类社会是一个内容极其丰富、结构极其复杂的巨系统,在其各种要素的相互联系、相互作用下,社会发展往往呈现出不同的发展阶段或社会类型。社会形态概念就是反映社会发展各个大的阶段或各种社会类型的结构和特点的概念。人们可以根据实践的需要,从不同角度、根据不同标准、运用不同方法划分社会发展大的阶段或社会类型,主要有五种社会形态划分法、三种社会形态划分法和技术社会形态划分法。我曾经发表过多篇论述社会形态划分理论的文章,并且与持不同观点的理论界的同仁进行过争论和讨论,但却没有发表过一篇全面论述这三种社会形态划分法及其相互关系的文章。本文拟从五种社会形态划分法、三种社会形态划分法、五种社会形态划分法和三种社会形态划分法的关系、技术社会形态划分法及其与经济的社会形态的关系四个方面,全面论述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形态划分理论。
  一、五种社会形态划分法
  这是以生产关系性质为标准的划分方法。马克思、恩格斯根据生产关系的不同性质,把人类历史划分为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未来共产主义社会( 社会主义社会是它的第一阶段) 五种依次更替的社会形态。马克思的五种社会形态划分理论,是就全世界历史范围而言的,而不是说无论哪一个国家和民族不管其具体的历史情况如何,都要依次经历这五种社会形态。我国理论界有些学者,认为马克思、恩格斯从来没有提出过五种社会形态划分理论,五种社会形态划分理论是斯大林1938 年在《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中提出来的。这不符合历史事实。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五种社会形态划分理论,存在于马克思、恩格斯一切有代表性的著作之中。现在我们根据马克思、恩格斯著作发表的时间顺序,作简要的考察和梳理。1845—1846 年,马克思、恩格斯合写的《德意志意识形态》一书,是标志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形成的第一部著作。在这部著作中,两位作者提出了社会形态划分及其发展规律的最初见解。他们根据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分析社会结构及其演变,把人类历史归结为生产关系( 所有制形式) 的发展,又把生产关系归结为生产力的高度。两位作者用以生产力和分工的一定发展阶段为基础的所有制形式,表述了他们社会形态划分理论的雏形。他们把资本主义社会以前的历史划分为三种所有制形式: “第一种所有制形式是部落所有制”,“第二种所有制形式是古典古代的公社所有制和国家所有制”,“第三种所有制形式是封建的或等级的所有制”。这里讲的“部落所有制”,从经济结构上看,相当于氏族公社的土地公有制; 从社会结构上看,相当于氏族公社开始解体、奴隶制正在出现的农村公社。马克思、恩格斯当时还没有把氏族公社和农村公社分开,他们讲的“部落所有制”虽然相当于西欧由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转变时期的所有制,但由于他们当时尚未形成科学的原始社会思想,自己没有自觉地意识到这一点,因而将它作为人类社会发展的第一个独立阶段。这里讲的“古典古代的公社所有制和国家所有制”,大体上相当于古希腊和罗马的奴隶制。这里讲的“封建的或等级的所有制”,指的是西欧的封建制度。这三种所有制形式,作为所有制发展的不同阶段,在历史上是按时间先后顺序演进的,而不是在空间上并列的。马克思、恩格斯认为这三种所有制形式是资本主义社会以前的所有制形式,如果再加上资本主义所有制形式和将来代替它的共产主义所有制形式,正好是五种所有制形式。以这五种所有制形式为基础,形成五种社会形态,即部落所有制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
  马克思、恩格斯发表于1848 年的《共产党宣言》,叙述了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这三种社会形态的阶级结构和阶级斗争,并且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必然被未来共产主义社会所代替的规律。马克思、恩格斯当时认为“迄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就是说,他们当时尚未发现阶级社会以前的无阶级社会。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1888 年英文版上为这一句话加的一个注说明这一点。这个注中说: “在1847 年,社会的史前史、成文史以前的社会组织,几乎还没有人知道。后来,哈克斯特豪森发现了俄国的土地公有制,毛勒证明了这种公有制是一切条顿族的历史起源的社会基础,而且人们逐渐发现,村社是或者曾经是从印度到爱尔兰的各地社会的原始形态。最后,摩尔根发现了氏族的真正本质及其对部落的关系,这一卓绝发现把这种原始共产主义社会的内部组织的典型形式揭示出来了。”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这四种社会形态,再加上阶级社会以前的原始社会,也正好是五种社会形态。
  马克思在发表于1849 年4 月的《雇佣劳动与资本》中,第一次以精确的语言表述了他的社会形态划分及其演进阶段的理论。他指出:“生产关系总和起来就构成所谓社会关系,构成所谓社会,并且是构成一个处于一定历史发展阶段上的社会,具有独特的特征的社会。古典古代社会、封建社会和资产阶级社会都是这样的生产关系的总和,而其中每一个生产关系的总和同时又标志着人类历史发展的一个特殊阶段。”马克思在这里提到的古典古代社会、封建社会、资产阶级社会三种社会形态,再加上古典古代社会以前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和代替资产阶级社会的未来共产主义社会,人类历史也恰好依次经历五种社会形态。
  马克思在1859 年写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第一次完整地提出五种社会形态依次演进的序列。他说: “大体说来,亚细亚的、古希腊罗马的、封建的和现代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可以看做是经济的社会形态演进的几个时代。”马克思同时指出,资本主义社会必然被共产主义社会所代替,正好是五种社会形态依次更替。这里的亚细亚的、古希腊罗马的、封建的生产方式,既然是社会形态演进的几个时代,它们在时间上就是有先后顺序的,而不是在空间上同时并列的,不是处于同一社会发展阶段的不同形式。我国理论界有一些人认为,马克思这里所说的亚细亚的、古希腊罗马的、封建的社会形态,是同一社会形态的三种不同形式,这是与马克思的本意相悖的。
  马克思在1867 年发表的《资本论》第1 卷的一个小注中说: “小农经济和独立的手工业生产,一部分构成封建生产方式的基础,一部分在封建生产方式瓦解以后又和资本主义生产并存。同时,它们在原始的东方公有制解体以后,奴隶制真正支配生产以前,还构成古典共同体在其全盛时期的经济基础。”这里涉及我们通常所说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三种社会形态。这里说的“原始的东方公有制”,相当于《〈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所说的“亚细亚生产方式”。这样,亚细亚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和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正好是五种社会形态依次更替。
  恩格斯于1876 年9 月至1878 年7 月写的《反杜林论》,把“奴隶制、农奴制或依附农制、雇佣劳动制”作为阶级社会依次更替的三种社会形态,再加上奴隶社会以前的那个社会形态和未来共产主义社会,也是五种社会形态依次更替。
  1877 年发表的摩尔根的《古代社会》一书,对马克思、恩格斯五种社会形态理论的完善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在《古代社会》一书发表以前,马克思、恩格斯只认识到亚细亚公社、古典古代公社、日耳曼公社不是最原始的形式。但这些公社在历史上是怎样产生出来的,在它们产生以前的社会状况如何,尚不清楚。因此,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和《资本论》中曾把“亚细亚生产方式”作为人类历史发展的第一阶段。摩尔根的《古代社会》一书,用北美印第安人的情况,说明了古代希腊、罗马的父权制氏族是由母权制氏族发展而来的,亚细亚公社、古典古代公社、日耳曼公社又是分别同它们那里的父权制氏族解体后产生的。这就是说,这些公社是从在它们之前的原始形式解体的过程中产生出来的,科学地确定了它们在人类社会发展序列中的地位,并且把原始社会作为人类社会发展序列的第一个社会形态,取代了“亚细亚生产方式”为基础的社会,最后完成了五种社会形态划分理论。
  恩格斯在1884 年发表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在总结原始社会解体以后的社会发展阶段时说: “随着在文明时代获得最充分发展的奴隶制的出现,就发生了社会分成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的第一次大分裂。这种分裂继续存在于整个人类文明时期,奴隶制是古希腊罗马时代世界所固有的第一个剥削形式; 继之而来的是中世纪的农奴制和近代的雇佣劳动制。这就是文明时代的三大时期所特有的三大奴役形式”。原始社会,加上原始社会解体以后的三大阶级社会,再加上未来无阶级的共产主义社会,正好是五种社会形态的依次更替。通过以上的简要考察和梳理,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出,五种社会形态划分理论,是马克思、恩格斯在19 世纪40 年代提出、而在70 年代末至80 年代最后完成的,其间经历了艰苦的理论探索过程。这个理论贯穿在马克思、恩格斯一系列重要的有代表性的著作之中。
  二、三种社会形态划分法
  三种社会形态划分法是马克思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明确提出的。他说: “人的依赖关系( 起初完全是自然发生的) ,是最初的社会形式,在这种形式下,人的生产能力只是在狭小的范围内和孤立的地点上发展着。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是第二大形式,在这种形式下,才形成普遍的社会物质交换、全面的关系、多方面的需要以及全面的能力的体系。建立在个人全面发展和他们共同的、社会的生产能力成为从属于他们的社会财富这一基础上的自由个性,是第三个阶段。第二个阶段为第三个阶段创造条件。”在这里,马克思根据作为社会主体的人的发展状况,把人类历史划分为人的依赖性社会、物的依赖性社会、个人全面发展的社会三种依次更替的社会形态。这三种社会形态是分别由历史上存在的三种宏观的经济运行形式,即自然经济、商品经济、产品经济决定的。以这三种宏观的经济运行形式为基础,形成自然经济社会、商品经济社会、产品经济社会历史上依次更替的三种社会形态。这两个三种社会形态的序列是内在统一的: 人的依赖性社会即自然经济社会,物的依赖性社会即商品经济社会,个人全面发展的社会即产品经济社会。所谓三种社会形态划分法,就是指这两个序列的社会发展三大阶段的划分法。下面分别论述这三大社会形态社会各自的特点。
  ( 一) 人的依赖性社会的特点及其解体过程
  马克思在《资本论》及其手稿,特别是在《1857—1858 年经济学手稿》的“资本主义生产以前的各种形式”一章中,论述了人的依赖性社会即前资本主义社会的特点及其解体过程。马克思把人的依赖性社会分为两种类型: 一种是原始的所有制形式及其共同体,另一种是这种原始的所有制形式及其共同体解体以后产生的各种派生的所有制形式及其共同体。前者包括亚细亚的所有制形式及亚细亚公社、古代的所有制形式及古代公社、日耳曼的所有制形式及日耳曼公社三种形式,后者主要指奴隶制和农奴制的所有制形式及其共同体以及城市中的同业行业工会等。
  马克思认为,三种所有制的原始形式及其共同体虽然各有特点,但它们与资本主义所有制有根本的不同。与资本主义所有制相比,它们有以下一些共同特点: ( 1) 个人对劳动的客观条件的占有不是劳动的结果,而是劳动的前提。个人把劳动的客观条件简单地看做是自己的东西。这种劳动的客观条件不是劳动的产物,而是自然界直接提供的。( 2)个人隶属于一定的共同体,离开这个共同体,个人就不能占有和使用生产的客观条件,个人就无法生存。( 3) 劳动者和劳动的客观条件直接结合在一起,劳动者个人把自己当做劳动的客观条件的所有者和主人。( 4) 劳动者生产的目的是为了维持各个所有者及其共同体的生存,是为了创造使用价值,而不是为了创造交换价值。( 5) 经济形式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在共同体内部没有产品交换。如果共同体的产品偶有剩余,就在不同的共同体毗邻的边界地区进行物物交换。
  马克思认为,亚细亚的、古代的、日耳曼的所有制形式及其共同体,虽然都是原始形式,但已经不是最原始的形式( 最原始的形式马克思当时尚未发现) ,而是或多或少地改变了形式的原始形式。他指出: 它们“已经是历史的产物,不仅在事实上,而且在人们的意识里也是如此,因而是一个产生出来的东西”。[6]470马克思在1881 年致俄国民粹派女作家维·伊·查苏利奇的复信草稿( 三稿) 中,说明了这三种所有制形式及其共同体在社会发展序列中的地位及其解体后产生的派生的社会形态。他说: “农业公社( 亚细亚的、古代的、日耳曼的公社都是农业公社或农村公社———引者注) 既然是原生的社会形态的最后阶段,所以同时它也是向次生的社会形态过渡的阶段,是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向以私有制为基础的社会的过渡。不言而喻,次生形态包括建立奴隶制和农奴制上的一系列社会。”
  马克思认为,奴隶制和农奴制虽然是派生的形式,但仍然属于人的依赖性社会,同时它们又是促使原始共同体解体的社会形态。马克思对此作了说明。他指出: 在奴隶制和农奴制关系中,劳动者和劳动的客观条件仍然没有分离,“而是社会的一部分被社会的另一部分当作只是自身再生产的无机自然条件来对待。奴隶同它的劳动的客观条件没有任何关系; 而劳动本身,无论是奴隶形式的,还是农奴形式的,都被作为生产的无机条件与其他自然物列为一类,即与牲畜并列,或者是土地的附属物。”奴隶依赖于奴隶主,农奴依赖于农奴主,奴隶对奴隶主、农奴对农奴主依然是人身依附关系,所以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仍然属于人的依赖性社会。但奴隶制和农奴制又是促使原始所有制形式和原始共同体解体的因素。
  马克思具体考察了前资本主义的各种所有制形式及与其相适应的共同体的解体过程: ( 1) 各种原始所有制形式及与其相适应的共同体的解体,即亚细亚的所有制形式和亚细亚公社、古代的所有制形式和古代公社、日耳曼的所有制形式和日耳曼公社的解体; ( 2) 中世纪的劳动者以对劳动工具的所有权为前提的、并且把作为一定手工技能的劳动本身当作财产的那种行会关系的解体,即个体手工业的解体; ( 3) 劳动者成为自耕农即成为自由劳动的小土地所有者的土地所有制关系的解体,即自由的小农经济的解体; ( 4) 把劳动者束缚于土地并依附于奴隶主和农奴主的奴隶制和农奴制所有制关系的解体; ( 5) 各种不同形式的保护关系的解体。
  马克思之所以具体考察各种前资本主义的所有制形式及与其相适应的共同体的解体,是为了说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的前提。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的基本前提有两个: 一个是使劳动者和劳动的客观条件相分离,从而成为自由劳动者; 另一个是自由劳动者能够和货币相交换。马克思指出: “雇佣劳动的前提和资本的历史条件之一,是自由劳动以及这种自由劳动同货币相交换,以便再生产货币并增殖其价值,也就是说,以便这种自由劳动不是作为用于享受的使用价值,而是作为用于获取货币的使用价值,被货币所消耗; 而另一个前提就是自由劳动同实现自由劳动的客观条件相分离,即同劳动资料和劳动材料相分离。”上述第二种和第三种所有制形式即个体手工业和自由的小农经济的解体是资本主义产生的最典型、最直接的前提。
  ( 二) 物的依赖性社会的特点
  在物的依赖性社会中,不是人支配物,而是物支配人,物与物的关系成为在人之外与人相对立并且支配人的异己力量。物的依赖性社会的实质就在于,用物与物之间的关系掩盖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即资本家与雇佣工人之间的剥削与被剥削关系。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 1) 在物的依赖性社会,劳动的客观条件同劳动者相异化,亦即工人所创造的物化劳动同自己的活劳动相异化。这是因为工人创造的产品( 物化劳动) 不归工人所有,而归资本家所有,并且成为资本家剥削和统治工人的手段。正如马克思所说: 在物的依赖性社会,“劳动的客观条件对活劳动具有越来越巨大的独立性”,“社会财富的越来越巨大的部分作为异己的和统治的权力同劳动相对立”,工人创造的社会财富“不归工人所有,而归人格化的生产条件即资本所有,归巨大的对象[化]的权力所有,这种对象[化]的权力把社会劳动本身当作自身的一个要素而置于同自己相对立的地位”。
  ( 2) 在物的依赖性社会,由于分工和交换的发展所造成的社会关系的物化,商品、货币等等社会权力成为在生产者之外、与生产者相对立、不依赖于生产者反而统治生产者的权力。马克思指出: “随着生产的社会性的增长,货币的权力也按同一程度增长,也就是说,交换关系固定为一种对生产者来说是外在的、不依赖于生产者的权力。最初作为促进生产的手段出现的东西,成了一种对生产者来说是异己的关系。生产者在什么程度上依赖于交换,看来,交换也在什么程度上不依赖于生产者,作为产品的产品和作为交换价值的产品之间的鸿沟也在什么程度上加深。货币没有造成这种对立和矛盾; 而是这些矛盾和对立的发展造成了货币的似乎先验的权力。”
  ( 3) 在物的依赖性社会,由于上述两种对立,因而虽然各个个人的生产和交换都是自觉地、有目的地进行的,但对于社会总体来说,生产和交换都呈现为无政府状态。马克思以流通为例指出: 流通“这一运动的各个因素虽然产生于个人的自觉意志和特殊目的,然而过程的总体表现为一种自发形成的客观联系; 这种联系尽管来自自觉的个人的相互作用,但既不存在于他们的意识之中,作为总体也不受他们支配。他们本身的相互冲突为他们创造了一种凌驾于他们之上的异己的社会权力; 他们的相互作用表现为不以他们为转移的过程和强制力。”
  ( 4) 在物的依赖性社会,由于人们之间的社会关系的物化,使物质生产活动和社会关系成为统治人的异己力量,所以在这种物质的生产活动和社会关系的基础上所形成的观念,也成了统治人的异己的精神力量。而观念总是一种抽象。所以观念的统治表现为“抽象的统治”。正如马克思所说,与人的依赖关系相对立的物的依赖关系表现为这样的情形: “个人现在受抽象统治,而他们以前是互相依赖的。但是,抽象或观念,无非是那些统治个人的物质关系的理论表现。”因为这种抽象或观念的统治,有利于维护和巩固统治阶级的权力,所以“关于这种观念的永恒性即上述物的依赖关系的永恒性的信念,统治阶级自然会千方百计地来加强、扶植和灌输。”
  ( 5) 在物的依赖性社会,科学成为与工人相分离、相对立并且服务于资本的独立力量。劳动者和劳动的客观条件相分离,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特点。在资本主义社会,科学获得了迅速发展,并且在生产上得到广泛应用。科学应用于生产过程,物化为生产工具( 机器或机器体系) 即物化为固定资本,成为资本家在经济上剥削工人的手段和统治工人的权力,因而科学成了与工人相分离、相对立、相异化并且统治工人的一种手段。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说科学成为生产过程的独立因素,即与工人( 劳动者) 相分离、相对立、相异化的因素。
  ( 三) 个人全面发展的社会的特点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曾经讲过:“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把个人全面发展的社会称为“自由人联合体”,并对“自由人联合体”的特点作了概括和说明。他指出: 我们“设想有一个自由人联合体,他们用公共的生产资料进行劳动,并且自觉地把他们许多个人劳动力当做一个社会劳动力来使用”。“这个联合体的总产品是一个社会产品。这个产品的一部分重新用做生产资料。这一部分依旧是社会的。而另一部分则作为生活资料由联合体成员消费。……这样,劳动时间就会起双重作用。劳动时间的社会的有计划的分配,调节着各种劳动职能同各种需要的适当的比例。另一方面,劳动时间又是计量生产者在共同劳动中个人所占份额的尺度,因而也是计量生产者在共同产品的个人可消费部分中所占份额的尺度。在那里,人们同他们的劳动和劳动产品的社会关系,无论在生产上还是在分配上,都是简单明了的。”根据马克思这段论述及其他相关论述,我们可以把个人全面发展的社会这种“自由人联合体”的特点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 1) 生产资料归公共所有,即归全体社会成员共同所有,消灭了生产资料私有制和人对人的剥削关系。
  ( 2) 消灭了私人劳动和社会劳动的矛盾,所有个人组成的联合体劳动的总产品就是社会产品,归共同体全体成员所有。联合体的总产品分为两部分: 一部分重新用作生产资料,这部分依旧是全社会的; 另一部分作为生活资料供联合体成员个人消费。
  ( 3) 个人消费品的分配在不同阶段采取不同的方式。根据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的论述,可以把个人全面发展的社会分为两个阶段: 在第一阶段采取“各尽所能,按劳分配”的方式,即个人消费品的分配以劳动时间为尺度,个人根据其为联合体提供的劳动时间的数量占有消费品的相关部分; 在高级阶段,在物质财富极大丰富的前提下,采取“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方式。
  ( 4) 消除了使用价值和价值之间的矛盾,生产的目的是使用价值,而不再是价值和剩余价值,从而也消灭了商品货币关系,消灭了商品市场。
  ( 5) 社会有计划地分配劳动时间,调节劳动职能和各种需要的适当的比例,消灭了社会生产的无政府状态。
  ( 6) 消灭了必要劳动和剩余劳动的划分以及资本家无偿占有工人剩余劳动的现象,从而也就摆脱了一部分人的财富积累以另一部分人的贫困积累为条件的现象,直接生产过程摆脱了贫困和对立的形式。
  ( 7) 消灭了自由劳动时间和剩余劳动时间的对立,每个人的发展成了一切人的发展的条件。马克思在揭露资本主义社会自由时间和剩余时间的对立时指出: “不劳动的社会部分的自由时间是以剩余劳动或过度劳动为基础的,是以劳动的那部分人的剩余劳动时间为基础的; 一方面的自由发展是以工人必须把他们的全部时间,从而他们发展的空间完全用于生产一定的使用价值为基础的; 一方面的人的能力的发展是以另一方面的发展受到限制为基础的。迄今为止的一切文明和社会发展都是以这种对抗为基础的。”在个人全面发展的社会,消除了这种对抗的性质,个人的发展不仅不再妨碍其他人的发展,而且为其他人的发展创造了条件。
  ( 8) 改变了衡量财富的尺度。在物的依赖性社会即资本主义社会,劳动时间是财富的尺度。而在个人全面发展的社会,财富的尺度不再是劳动时间,而是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社会的个人的需要将成为必要劳动时间的尺度,生产将以所有的人的富裕为目的,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将更加迅速,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将会大大增加,因而所有的人都将得到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正如马克思所说: “个性得到自由发展,因此,并不是为了获得剩余劳动而缩减必要劳动时间,而是直接把社会必要劳动缩减到最低限度,那时,与此相适应,由于给所有的人腾出了时间和创造了手段,个人会在艺术、科学等等方面得到发展。”在个人全面发展的社会,由于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财富的增加,个人在物质生产领域也获得了自由。马克思指出,在物质生产领域内的自由是“社会化的人,联合起来的生产者,将合理地调节他们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把它置于他们的共同控制之下,而不让它作为一种盲目的力量来统治自己;靠消耗最小的力量,在最无愧于和最适合于他们的人类本性的条件下来进行这种物质变換。”当个人在物质生产领域和其他一切社会活动领域都获得了自由的时候,就实现了从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的飞跃。
  三、五种社会形态划分法和三种社会形态划分法的关系
  五种社会形态划分法和三种社会形态划分法是既相区别又内在统一的。二者的区别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 1) 五种社会形态划分法是以生产关系的性质为标准把人类历史划分为五种不同的社会形态,而三种社会形态划分法则是以劳动者和劳动的客观条件的关系为标准把人类历史划分为三种不同的社会形态。劳动者和劳动的客观条件在较低的形式上结合在一起的社会,是人的依赖性社会或自然经济社会; 劳动者和劳动的客观条件相分离的社会,是物的依赖性社会或商品经济社会; 劳动者和劳动的客观条件在更高的形式上结合在一起的社会,是个人全面发展的社会或产品经济社会。五种社会形态划分法不能直接说明劳动者与劳动的客观条件之间的这种关系。
  2) 三种社会形态划分法根据个人与共同体的关系的变化说明三大社会形态的依次更替。在人的依赖性社会或自然经济社会,共同体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原始共同体,包括氏族公社、农村公社、家长制大家庭等等; 另一种是原始共同体解体后产生的派生的共同体,如手工业行会、商业行会、各种会所等。每个人都生活在一定的共同体之中,是共同体的一员,受共同体的束缚,离开共同体便无法生存。在物的依赖性社会或商品经济社会,上述各种共同体都已经解体,个人摆脱了对共同体的依赖,不再受共同体的约束,表面上好像是获得了自由,但这种自由不是真实的,而是虚假的,因为他们又陷入了对阶级、国家等虚假的共同体的依赖,受这种虚假的共同体的统治。在个人全面发展的社会或产品经济社会,人们建立了“自由人联合体”这种真实的共同体,在这种真实的共同体中,每个人的发展成了一切人发展的条件,个人获得了真正的自由,能够全面发展自己的天赋和才能。五种社会形态划分法是不能直接说明个人与共同体之间的这种关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