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在线客服

公共管理

您现在的位置: > 论文欣赏 > 公共管理 >

探讨中国公共性话语体系的构建及其方向

  不少学者考察中国社会实情后, 指出中国人缺乏“集团生活”,不存在公共领域,也不具备公共精神。他们试图在中国的文化中寻找西方公共性的蛛丝马迹,这无疑会导致失败,且这种理解公共性的方式将公共性文化狭隘化了,忽视了中国文化和思想的深层次结构。在谈论中国公共性文化时, 不应脱离中国社会的实际情况和文化特征进行,这是由于不论在何领域解释公共性,中西方话语体系中的“公共性”存在许多差异。
  由于市场经济、市民社会以及法律体系较早在西方发育成熟,国家、社会,集体、个人之间的义务和权利更为规范,因此其公共性都是同公共领域、公共物品等概念联系在一起的。并且,其公共性针对的是后现代社会中所产生的一系列问题。而在中国谈论公共性要顾及“家文化”和传统思想的影响。因此,在探索中国的公共性文化时候,要牢扣中国现实,从中国实情中来,到中国实际中去。
  一、西方公共性话语体系
  对公共性文化的把握和理解, 离不开对公共性这一概念的深入探索和研究。公共性内涵十分丰富,正如谭安奎所言,“公共性更多的是作为一个历史悠久且鲜活有力的观念, 而不是作为一个抽象的概念在发挥其影响”。目前,不论是西方学者还是中国学者, 对于公共性的描述都是从西方文明发展的角度进行理解的。在已有对西方公共性的研究中,不同学者对公共性内涵阐释可以总结归纳为以下三个角度:词源考察、历史发展考察、存在依据和作用考察。前两者是西方本土的公共性表述方式, 后者是中国学者对西方公共性话语体系的理解。
  二、中国公共性特点探寻
  相较于西方的社会与国家二分法, 中国的公共性更多是从个人、家、国、天下的统一角度进行阐述的,因而,其具有公私域嵌套模式下的“无限责任人”、人的公共育化机制、伦理观念引导下的社会整合三个方面的特点。
  (一)公私域嵌套模式下的“无限责任人”
  公私域嵌套模式下的“责任人”指的是公域与私域自上而下的相对层次呈现和自下而上的无限责任。在个人-家-国-天下逻辑链条上,由于“家国同构”的结构,个人的发展紧紧嵌入于家庭,家庭的发展嵌入于家族, 而家族的起落又与国家荣、衰、危、亡息息相关。在这样的嵌套模式下,个人作为最基本的组成环节不仅担负对家庭责任, 对家族、国家和天下也有着不可推脱的义务,其责任是无限的,因而个人生而具有公共性,这种公共性是嵌套模式所赋予他的。
  (二)人的公共育化机制
  在西方话语体系下, 公共性是建立在人的独立性之上,能够形成公共领域自觉参与公共事务。反观中国,人是“无限责任人”,其角色定位已决定了个体的公共性,这意味着只要各安其分、各守其职,个体就可以实现公共贡献,不再需要额外开辟一个公共领域。
  但为了更好地发挥人的公共性,需要对人进行公共育化,由此不同的思想学派提出了不同的育化方案。道家认为人是平等的,墨家认可等级制度,但认为人无亲疏、贵贱之分,而儒家与法家则认为人有等级、贵贱、亲疏之分。墨家思想中社会主体关系与儒家家族、德孝为先的价值观念区别开来。
  前者催生了家庭和家族利益至上的理念,导致责任本位,而后者则通过对人际关系的重新组建及对私利、公德关系的重新界定打破“差序格局”,倡导人人互爱的和谐局面。墨家的兼爱观点正是针对儒家的“仁爱”提出的。儒家倡导的“仁爱”也可称为“别爱”,是有区别的爱,是按照血缘来编排先后顺序的爱。
  三、中国公共性话语体系的构建方向
  在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背景下, 建立在中国历史文化和思想上的公共性文化也需要根据时代的要求不断的对其内涵进行调整和填充,在看待中国公共性的问题上要与时俱进,用发展、长远的眼光对待公共性的建设, 坚持特色却不拘泥于传统。
  中国公共性话语体系构建必须遵循两大原则:以中国公共性的特点为基础,适当吸取西方公共性的优良基因。如上所述, 中国的公共性是建立在个人-家-国-天下链条上的“统”,而西方的公共性则是建立在国家与社会二维上的“分”,在中国公共性三个特征中,“分”与“统”是最根本、最核心的,由其出发才有了“权”与“责”,“利”与“观念”两项。西方的“分”因维护公共空间而保证了过程的“公”,却也因为过于强调各个团体的利益使得不同团体争夺社会资源,忽视了结果的“公”。
  而中国的“统”却始终强调从个人到国家不同层次的“责”,其结果是不仅保证了过程的整体“公共合作”,也最大程度的确保分配结果的“公”,这是中国公共性的优点所在,但也因为过程中个人的无限责任,致使个人诉求的合理疏导的缺乏。缺少来自社会的诉求,国家系统就躲避了要求和批评压力,长此以往,国家脆弱性就愈发显著。
  因此, 当前公共性构建方向应当是在中国公共性特点的基础上,吸取西方公共性体系养分,增加公共性中“批判精神”。但这种批判不是完全照搬西方式团体利益整合下的批判, 而是在原有结构基础上的个人合理诉求的规范引导, 其形式主要体现为以文化精英、经济精英为主导下的集体共同利益表达。
  另外, 观念仍是整合社会的凝结剂,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需要以各种形式贯彻到人们生活、观念中去,从而培育一个民智健全、共识强烈的中国公共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