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在线客服

公共管理

您现在的位置: > 论文欣赏 > 公共管理 >

评析公共空间的公共性评估模型

  当前,社会价值取向日趋多元,但价值取向越是多元,越需要有一种核心价值观来引领社会思潮、凝聚社会共识,这就需要全面推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认同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提出,从国家、社会、公民三个层面,对当前中国社会公共生活的价值理念进行倡导,其本真在于使具有“公共性”的价值理想信念成为全社会的自觉追求。可以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具有的公共价值特性和公共关注视角出发,通过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的双向互动,凝聚全体社会成员的力量,使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成为当前中国社会的公共信仰目标和普遍价值追求。
  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公共价值
  公共价值是“人们在长期的公共交往和公共生活中所形成并反过来规约和统摄人们公共活动领域的维护共同利益,协调各方关系,反映公众要求,带来集体受益,有利于每个个体发展的价值标准、价值规范、价值理念以及外在的制度化设计;也是国家利用强制力出于相同目的从外部输入和灌输的价值标准、价值规范、价值理念以及相关的制度设计”。简言之,公共价值既是社会成员自觉追求公共利益最大化的结果,也是国家出于社会发展总体目标所进行的一种价值整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的公共价值,主要体现在其所担负的公共使命、作为代表社会主体利益的公共表达以及公共运行过程等方面。
  1.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公共使命
  进入现代社会,多元化的社会背景使得社会个体的利益趋于多元,人们的价值选择更加具有多样性,价值观念也越发具有个体性,不同的社会个体对社会境遇及发展都有着自己的理解和看法,现代社会中的价值观在总体上呈现出多元化、多样化的特点。同时,社会的进步往往伴随着社会个体更加全面自由的发展,人的内在得到更加充分的展示,由此,人们相互之间的各种内在差异与矛盾便越会呈现出来。
  虽然存在种种差异,但这并不意味着社会个体间的价值观截然不同、相互抵触,没有共通之处。相较于整个社会而言,人们的价值观恰恰具有个体性和社会性、特殊性与普遍性的双重属性。在现代社会,一种普遍的公共价值观既不等于所有社会个体价值观的简单相加,也不是完全脱离或是否定社会个体的价值观,而是在对所有社会成员价值观的最大包容与有机整合基础上形成的,能够代表社会成员的普遍利益追求和价值理想的一种价值观,这也是其能够被社会成员普遍认同并共享的前提所在。
  作为当前中国社会的主导价值标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国家、社会、公民个体三个层面提出了公共价值规范,从意识形态的高度规定了公共生活中需要倡导和遵循的准则。其公共使命在于引领社会思潮、消除信仰危机、抵制外来渗透,巩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在于引导社会风气、凝聚社会能量、达成思想共识,促进社会成员形成自觉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发展秩序的心理结构和行为模式;在于整合社会力量、形成示范效应、提升精神境界,带动社会成员实现自由全面发展。
  2. 代表社会主体利益的公共表达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鲜明的公共指向,从提出到运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当前社会建设实践和公民生活实际提出了具有普遍适用性的规则,具有“目标导向性、方向规定性、政治识别性和价值示范性”。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国家、社会、公民三个层面表达了社会主体和公共生活的现实需要,“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的公共价值追求和价值理想,它表达的是我国经济建设、政治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内在发展要求;具备上述属性的国家是公共生活得以健康发展的前提和基础。“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追求的公共属性,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价值目标的社会支撑基础;具备上述属性的社会是公共生活得以平稳运行的关键和核心。“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则表达了社会主义国家全体公民的基本价值追求和道德准则规范,旨在通过个体的力量进而汇聚国家全面发展和社会整体进步的思想凝聚力和推动力;具备上述属性的公民个体是公共生活得以持续发展的支撑和保障。
  上述三个层次相互联系、相互贯通,集中体现了国家、社会和个人在公共价值目标上的统一,体现了“国家目标、社会导向和个人行为准则在公共性上的统一”。作为代表社会主体公共利益的一种共识性表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形成于社会公共生活和公共领域,体现了当下社会所普遍追求的价值共识和共同意义。
  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认同和践行中遭遇的公共性缺失
  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公共性内涵及其公共运行过程来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认同与践行过程可以看作是当前社会实现公共性凝聚的过程。但反观当前,从国家层面、社会层面到公民个体层面,都存在着不同程度的公共性缺失情形,这种情形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价值传播和彰显所要求的公共导向、公共环境、公共素养尚有差距,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广泛认同和践行。
  从国家层面来看,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经历了从以“阶级斗争为纲”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逐渐探索过程,随着经济发展目标重要地位的确立,国家的经济实力得到极大的增强,社会成员的生活水平和幸福感也得到了大幅的提升。但是,我国仍然处于社会主义发展初级阶段,人口众多、地区间发展不平衡等现实因素决定了不同区域、不同阶层所实际享受到的公共服务不均衡。
  同时,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重点强调经济发展目标的负面效应开始显现:一方面是粗放式经济发展模式带来的种种问题;一方面是制度不健全造成的对行政权力的监督力度不够,贪污腐败问题的逐渐凸显;再一方面是市场经济发展过程中对效率的过度强调,以及一定程度上对公平问题的忽视。社会成员在现实生活中的遭遇常常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倡导的情况不相符合,直接影响了他们对核心价值观的认知和认同。
  随着社会的深入发展,社会成员的需求、利益取向及外部环境也将随之发生进一步变化,更加需要从制度层面和社会价值导向层面来解决各类社会问题,但政府的职能转变、公共服务的理念和能力、适应公共环境变化的能力以及公共制度的制定调整运行均需要一个过程,可以说,我国政府对自身行为及对公共制度的调整变革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持续,与此相应的是,社会成员对核心价值观的认同和践行也将是一个持续渐进的过程。
  三、公共性视域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价值彰显
  当前对价值观问题的广泛关注和高度重视,昭示着人们开始凭借自己的思想和力量为自己营造出理想的生活世界。“普遍获得自由平等权利的社会个体,在其生活和交往中建立、信守规范和积极参与公共事务、开拓公共领域而获得自我实现,自觉地建构和选择‘好的’或‘应当的’生活方式,为自己的人生确立原则,赋予意义。”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代表着社会成员普遍的价值取向和价值追求,这一具有合理公共价值的共识达成过程,是社会整体的公共性得以觉醒和凝聚的过程,需要对社会成员的利益诉求给予普遍满足、对公民权利予以制度化保障,需要通过创设开放的公共领域和空间,使社会成员自身的主动性与自觉性得以发挥,公共理性和公共参与能力得以展现。
  1.以利益诉求的引导和满足促进公民价值认同作为一种思想观念上的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力量来源于社会成员的普遍认同,而这一认同的首要基础则是共同的利益诉求和价值取向。如果仅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语言上的表述,缺乏与该表述相应的利益诉求满足机制,那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普遍认同将会受到影响,其作为社会主导价值观应有的规范和整合功能也将不能实现。在达成价值认同和价值共识的过程中,社会成员主体性的发挥是关键所在。
  作为核心价值观的价值主体,社会成员依据自身内在需要对核心价值观的价值属性做出的感受和判断,并以此来协调自身和外界关系的过程正是对核心价值观的认知、认同和践履过程。因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认同机制的建构,必须扎根于对社会成员现实及长远利益诉求的满足之上。通过不断夯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认同的物质基础,在着力解决社会转型期出现的各种利益矛盾、协调各方主体之间利益关系的过程中保障广大社会成员最基本的利益,为凝聚社会共识提供坚实的物质基础保障。
  2. 以公共制度的完善保障公民价值认同制度是社会秩序的核心,马克·沃伦在《民主与信任》中指出:“制度代表和体现着某种价值观,而且为这些价值观的忠诚和向这些价值观的靠拢提供了激励和合理证明。”亨廷顿也提到,“创造政治制度的能力,就是创造公共利益的能力。”价值共识不是仅仅停留在思想层面的不可见的东西,社会的主导价值观更需要通过公共制度和政策体现,在政府的行动过程及与公民的互动过程中展现。在社会转型发展的背景下,利益与价值冲突凸显,社会矛盾的完全规避已不现实,需要通过制度的力量展开充分且公正的利益博弈,进而对复杂的社会关系进行规范与调整。
  面对当前社会发展过程中存在的各种利益冲突和矛盾风险,要充分发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公共制度制定和实施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在正确的利益和价值导向中确立制度的创新和安排。在制度设计方面,充分体现社会的公平和正义导向,通过构建合理的利益协调与分配机制,强化利益的约束机制,维护社会主体的共同利益;在制度执行方面,充分体现依法治国的理念,以严格的法治精神保障制度的贯彻和落实;在制度评价方面,健全利益的参与、表达和协调机制,畅通公众的意见表达渠道,接受公众对制度的意见反馈;在制度救济方面,通过社会矛盾化解机制、社会福利保障机制等来对社会成员的整体利益进行托底保障。要在体现社会公平正义的价值共建和利益共享指导思想下,以制度的形式构建起符合时代需求的利益保障秩序和价值追求目标,使健康运行的经济体制、民主法治的政治秩序、文明和谐的社会氛围成为培育新时期主体意识和公民精神的现实土壤。
  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多种文化、价值观念的并存与竞争状态存在于每一个社会发展阶段。在当前文化交流深入、信息传播迅速的前提下寻求价值观共享、谋求价值观共识,比以往要更加复杂和困难。不同社会发展阶段中的价值观认同与共识生成机制与过程可能存在差异,但价值观认同的形成最终都是为了实现社会的整体利益、社会的进一步发展,为了满足社会成员对生活幸福、人生价值的期许。当前社会认识冲突的产生,具有深刻的社会历史根源,与社会主体的利益关系、文化传统和社会制度相联系,与此相一致的是,达成价值共识的过程也将是一个长期的历史的过程。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代表了当前我国社会整体的价值期待,通过公共价值的外在彰显和公共力量的内在凝聚,其本质追求终将与社会成员的情感与需求发生共鸣,那时,认同感的产生与集聚将会自然生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