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在线客服

管理

您现在的位置: > 论文欣赏 > 管理 >

浅议西方大众文化理论视阈下的中国文化产业发展

  大力发展文化产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建设事业的内在要求,而借鉴其他国家文化产业发展的经验、吸取其教训是中国文化产业发展必不可少的一环。欧美国家无疑是文化产业发展的一支劲旅,一个重要原因在于西方大众文化理论为其提供了可资借鉴的思想资源。本文拟对西方大众文化理论进行考察和分析,以期达到对中国文化产业发展之借鉴和启示的目的。

  一、法兰克福学派的大众文化批判理论

  在众多大众文化批判学派中,法兰克福学派是批判时间最早、批判程度最为激烈,也是理论较为系统的一个学术派别。坚持精英主义的文化观、对文化工业的批判和对大众文化意识形态的揭示构成了法兰克福学派大众文化批判理论的内核。

  1.法兰克福学派的文化观

  法兰克福学派对大众文化的批判主要是从维护和捍卫文化艺术的自律性本质出发的,而他们所指称的文化自律性主要是指文化的自由性和否定性。按照法兰克福学派的理解,否定性是文化本质的另一个重要体现,其要义是指文化对现实存在的批判和超越。

  2.法兰克福学派对文化工业的批判

  法兰克福学派之所以批判大众文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大众文化与资本、市场的合谋,文化生产采用工业化的生产方式,从而把商业价值凌驾于社会价值之上。

  3.法兰克福学派对大众文化意识形态的揭示

  法兰克福学派对文化工业进行猛烈批判的目的不仅在于维护文化艺术的自律性本质,还在于揭示大众文化维护资产阶级统治的意识形态功能。按照他们的理解,大众文化的意识形态功能主要表现为欺骗性和操控性。

  二、伯明翰学派的大众文化理论

  伯明翰学派的诞生以20世纪60年代英国“伯明翰当代文化研究中心”成立为标志,影响较大的主要成员包括理查德·霍加特、雷蒙·威廉斯、斯图亚特·霍尔、汤普森和约翰·费斯克等。承认大众文化的必然性和历史进步性、赋予大众以自主性和建构性是伯明翰学派大众文化理论的两大特色。

  1.大众文化的必然性和进步性

  伯明翰学派与英国传统文学研究进行了彻底的决裂,他们摒弃了以阿诺德和利维斯为代表的“文化与文明”的传统,拒斥“文化是少数人的专利”和“高雅文化与通俗文化二元对立”的观点,坚持认为大众文化具有社会发展的必然性和历史的进步性。霍加特与霍尔对大众文化的辩证立场、威廉斯的文化观、汤普森的历史观和费斯克对大众的理解集中体现了该学派对待大众文化的立场和观点。

  2.大众的自主性和建构性

  与法兰克福学派早期成员主张大众文化具有欺骗性和操控性的观点形成对照的是,伯明翰学派主张大众在消费文化产品时有一定的自主性和建构性,这主要体现在斯图亚特·霍尔的编码解码理论、约翰·费斯克的大众文化两种生产理论和伯明翰学派对青年亚文化的研究中。

  三、后现代主义的大众文化理论

  1.商品社会与影像社会

  以德波和博得里拉为代表的后现代主义思想家认为,资本主义进人后现代社会以后经历了从物品生产到信息生产的转换,社会也就从商品社会进人到了影像社会;与之相应的是,在生产领域和消费领域都发生了一次重大的转型,即从物质商品的生产到影像的生产、从物质商品的消费到符号的消费。

  2.信息技术与大众文化

  无论是德波所描述的“景观社会”还是博得里拉所说的“仿真”世界,其背后的重要现实和主要推手就是信息技术日新月异的变化和突飞猛进的发展。而所谓的“景观社会”和“仿真”世界就构成了后现代主义的大众文化的重要背景。美国著名文学批评家弗雷德里克‘詹明信对这一特殊的大众文化形态的特征做了分析和评判。詹明信把后现代状况下的大众文化概括为“模仿”的文化、“引用”的文化和毫无希望的商业文化。

  四、西方大众文化理论的历史语境与

  1.西方大众文化理论的历史语境

  法兰克福学派是指以德国法兰克福大学的“社会研究中心”为依托、以社会批判理论为重点、横跨20世纪30年代到七八十年代甚至影响至今的大众文化批判学派。法兰克福学派早期的大众文化批判理论形成的社会背景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反思以纳粹主义为主要特征的极权社会的统治手段;二是对蓬勃兴起的大众文化进行分析和批判。因此,对大众文化作为统治阶级意识形态工具的揭露、对工具理性压制人文理性的批判、对文化个性和创造性的颂扬便成为法兰克福学派大众文化批判理论的三大主旨。

  2.中国大众文化发展的现实语境

  毋庸置疑,工业化程度尤其文化产业高度发展、市场化程度极高、信息技术高度发达、城市化建设水平较高、消费地位更加凸显共同造就了西方大众文化理论的历史语境。就文化产业发展阶段来说,西方大众文化理论是在欧美发达国家文化产业充分发展之后所提出的思想和理论,而中国的文化产业刚刚起步,具有自己的特殊性;就文化产业的作用力量来说,中国的文化产业不仅受市场的制约,还受社会主义属性的影响;而且中国的阶级结构和地区发展状况比欧美发达国家要复杂得多。

  五、西方大众文化理论对中国文化产业发展的启示

  从西方大众文化理论的历史语境与中国大众文化和文化产业发展的现实语境的对比分析可以看出,二者虽然存在一定程度的差异,但从中国大众文化发展的现实条件、信息技术和大众传播媒介的发展状况、文化消费的趋势、文化产业发展的态势等方面来看,二者又具有很大的共同性和相似性。

  1.要用发展的眼光看待文化产业

  伯明翰学派和后现代主义的大众文化理论反对将高雅文化与通俗文化、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二元对立的观点,认为大众文化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文化产业也是经济发展的必然选择,不能视大众文化如洪水猛兽,而是要对大众文化持一种理解宽容的态度。

  2.要用批判的眼光时待文化产业

  无论是法兰克福学派还是伯明翰学派或后现代主义的大众文化理论,都对大众文化的商业性、肤浅性做了批判,尤其是法兰克福学派对文化产业中商业价值凌驾于社会价值之上的批判。这对我们的启示就是,在发展文化产业时,要正确处理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关系,不能一味地商业化、媚俗化,而要用高雅的品位引领大众、引领市场。

  3.应正确处理文化产业发展与意识形态的关系

  意识形态问题是西方大众文化理论探讨的一个核心问题。法兰克福学派指出了大众文化的欺骗性和操控性,文化产业中技术理性对人文理性的压制;伯明翰学派也将意识形态与阶级、亚文化、性别、种族、传播媒介的关系作为研究大众文化的核心问题;后现代主义的大众文化理论则从大众文化的颠覆性、解构性、平面性的视角讨论了大众文化对主流文化的挑战和瓦解。

  4.应正确处理信息技术与文化产业发展的关系

  大众文化的发展与信息技术、传播媒介的发展是密不可分的,对二者的关注和研究是西方大众文化理论的重要内容。虽然他们对信息技术和大众传媒的立场和态度并非全然一致,反对者有之,中立者有之,赞成者亦有之,但都承认“信息技术是推动大众文化和文化产业发展的重要动力”这个基本观点。这给予我们的启示就是,要正确处理信息技术与文化产业发展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