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在线客服

法学

您现在的位置: > 论文欣赏 > 法学 >

死刑犯器官捐献问题探讨

  一、死刑犯器官捐献的概述
  器官捐献指的是“自然人生前自愿表示在死亡后,由其执行人将遗体的全部或者部分器官捐献给医学科学事业的行为,以及生前未表示是否捐献意愿的自然人死亡后,由其直系亲属将遗体的全部或部分捐献给医学科学事业的行为。”而根据我国《人体器官移植条例》对于人体器官捐赠行为的定义是:“人体器官捐献人将具有特定功能的心脏,肺脏,肝脏,肾脏或者胰腺等器官的全部或者部分捐献给接受人以代替其病损器官的行为。”死刑犯指的是法律上被判处死刑的犯罪嫌疑人,分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和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死刑犯两种,本文探讨的死刑犯特指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死刑犯。死刑犯器官捐献无非是将器官捐献的主体特定为死刑犯。
  死刑犯器官捐献行为是从其性质上看是一种无偿的、实践性、单方的赠与法律行为,其生效要件主要表现为:死刑犯必须是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基于死刑犯的主体多为年满十八周岁的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自然人,所以这一要件自然成立),死刑犯的捐献意思必须是自愿和真实的,捐献行为必须符合法律且不得违背社会公共利益。死刑犯的器官捐献在器官捐献中出于特殊又重要的地位。
  二、我国死刑犯器官捐献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
  (一)我国死刑犯器官捐献的实际情况
  据报道显示,我国内地器官捐献每年需求有150 万,每年仅一万人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内地自愿捐献的两年内只有207 例,且这当中70%甚至更多来自死刑犯的器官捐献。随着民智的逐步开启,国家逐步迈向法制化轨道和人权意识的不断觉醒,使得近年来我国死刑犯器官来源越来越匮乏。在“少杀、慎杀”的死刑政策指导下,虽然官方没有具体透露每年执行死刑的人数,但我们可以真实感受到我国每年死刑核准人数正在逐年下降,这一方面是我国法治进步的体现,另一方面也表明我国死刑犯器官捐献来源更加稀少。然而,不可避免的是我国死刑犯器官捐献存在非法交易。很多死刑犯身前拒绝器官捐献,却在死后在近亲属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捐献”,发生“黑市竞价”、“盲捐”现象。
  (二)我国死刑犯器官捐献的立法情况
  我国出现了关于死刑犯器官捐献的立法地方先于中央的现象:上海于2000 年颁布《上海市遗体捐献条例》,深圳在2003 年通过了《深圳经济特区人体器官捐献移植条例》,2005 年福建也制定了《福建省遗体和器官捐献条例》。但上述三个立法都没有对死刑犯的器官捐献做出明确规定。为了医疗事业的发展,有利于移风易俗,1984 年10 月9 日由最高人民法院,中国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卫生部,民政部,司法部作出了《关于利用死刑罪犯的尸体或尸体器官的暂行规定》。该文件仅对可供利用的死刑犯尸体和尸体器官的种类以及注意点进行了规定。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2007 年5 月1 日起实施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也对器官捐献进行了补充说明,但该条例未明确纳入死刑犯的器官捐献。
  三、完善我国死刑犯器官捐献制度的建议
  (一)完善死刑犯器官捐献
  立法滞后的立法水平是阻碍我国死刑犯器官捐献制度不断完善的绊脚石。对于死刑犯器官捐献可能涉及到的问题应尽可能地做出规定,明确死刑犯器官捐献的标准,形成“有法可依,有法必依”的法制化体系,应当建立全国统一的死刑犯器官捐献和分配网,保证器官捐献的科学、公开、透明,才能将器官捐献给最需要的人,才知道该从哪里寻觅器官,保证器官到正确的地方去,保证公众及时获取死刑犯器官捐献行为的动态变化,避免死刑犯器官捐献的“黑市交易”。与此同时,我们必须建立死刑犯器官捐献网,创新器官捐献途径,具备非常强大的协调员队伍,发动协调员的力量劝服死刑犯或其家属进行器官捐献,对于可能涉及到的伦理关系、利益关系进行协调,减少社会矛盾。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表示,未来的3 到5 年内,我国将会降低对死刑犯器官捐献的依赖度,这促使政府创新器官捐献的途径,与时俱进,借鉴别国鼓励器官捐献的方法,弥补立法的不足。例如对器官捐献者或其近亲属实行有效的激励措施,也可设立器官捐献卡,若持卡人不幸发生意外,医务人员可在第一时间知晓其捐献意愿,帮助其实施捐献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