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在线客服

法学

您现在的位置: > 论文欣赏 > 法学 >

浅析我国特殊的普通合伙制律师事务所的现状与前景

  一、引言
  “特殊的普通合伙”一词,最早出现在2007 年6月1 日起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以下简称《合伙企业法》)中,此后在2008 年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以下简称《律师法》)中得到细化,略略算来,它在中国已存在了近7 个年头。7年弹指一挥间,中国经济势头强劲,法律服务业高速发展,律师事务所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已然出现了一批合伙人众多的“航母级”律所。对于特殊的普通合伙制而言,发展的黄金期已经到来。然则,现实却有些出人意料:从2008 年6 月至11 月, 北京的大成律师事务所、新中银律师事务所和江苏的维世德律师事务所递交了变更为特殊普通合伙制的申请, 这也是当时全国仅有的三位申请者。其中,2009 年11 月10 日,在《律师法》(2008 年修订版)正式实施后1 年半,北京大成所才通过北京市司法局的审批, 成为京城首家特殊普通合伙所。
  无独有偶, 在上海, 这个中国最重要的金融中心,直至2011 年12 月8 日,方出现沪上第一家特殊普通合伙所———上海协力律师事务所, 而这已经是全国第 14 家。 沪上第二家———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在一年之后才成功改制。纵观全局,截止至2011 年,我国已有约14 万执业律师和13000 多家律师事务所。但根据2012 年7月6 日在包头召开的“第二届全国特殊普通合伙制律师事务所研讨会”提供的数据,该种律师事务所在全国尚仅有40 多家。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有限责任合伙在大洋彼岸倍受青睐的情况。2008 年,美国名列前茅的50家律师事务所中, 有43 家采取有限责任合伙的形式。在合伙人少于100 人的律师事务所中,采用有限责任合伙形式的远远少于200 人或300 人以上的大所。这样的反差不得不引人深思。4 年40 多家,平均每年仅有10 多家的增速,与该制度尚未诞生之时千呼万唤的舆论态度形成鲜明对比。暂且不提北京市司法局1 年半方通过一家律所改制申请的“惊人”审批速度,素来有“改革先锋”之称的上海这一次竟然落在了最后①, 实在有些出人意料。反观号称有“百万律师之众”的美国,有限责任合伙在顶级律所圈倍受青睐,有资料显示,近十年间有多家百年大所改制为有限责任合伙,像美国的谢尔曼·思特灵律师事务所、世达律师事务所等均榜上有名。
  面对这样的数据,笔者不禁要问:究竟是什么导致了“橘生淮南为橘,生淮北则为枳”?是我们在移植这个制度的时候出现了偏差, 还是它本身并不符合中国的水土? 我们又应当如何打破目前的困境? 下文,笔者将从特殊普通合伙制的内涵、优势、问题以及展望这几个角度, 为您揭开特殊普通合伙制的神秘面纱,寻找被掩盖的真相。
  二、关于特殊普通合伙的基本概念
  《合伙企业法》第二条、第五十五条、第五十七条、第一百零七条以及《律师法》第十五条对特殊的普通合伙制律师事务所做出如下解释: 在执业活动中, 因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律师事务所债务的合伙人,应当承担无限责任或者无限连带责任,其他合伙人以其在律师事务所中的财产份额为限承担责任。非因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律师事务所的一切债务,由全体合伙人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短短两句话一百来字, 就是我国法律框架内对特殊普通合伙制律师事务所最核心的规定。细细一想,其中有不少值得研究的地方:首先,如何界定故意或重大过失?其次,是否为故意或重大过失由哪一方承担证明责任?再次,律师事务所的财产份额以什么时期为认定标准?……此外,关于有限合伙、有限责任合伙和特殊的普通合伙之间的关系,就笔者所查阅的资料而言,竟也是众说纷纭。接下来,笔者将简要阐述有关特殊的普通合伙制律师事务所基本内涵的几个核心问题。
  (一)重要概念的厘清
  1.故意和重大过失
  对于特殊的普通合伙而言, 故意和重大过失无疑是一组最核心的概念。倘若无法界定某一行为是否属于故意或重大过失, 有限责任与无限责任的区分也就无从谈起。二者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故意和重大过失,在法理学上又可以统称为“过错”,界定的是行为人在行为时的心理状态,乃一种主观要素。法律以其客观性为基石,凡涉及人的内心活动,大多只进行宽泛的规定,允许审判人员按个案行使裁量权。但问题在于,无论是《合伙企业法》还是《律师法》,都没有对此处的过错责任作出明确解释,这无疑给予了审判人员过大的自由裁量权。鉴于律师事务所的特殊地位, 笔者认为此处的过错责任应紧贴律师行业,高于对一般人的要求。著名的“王保富诉三信律师事务所案”有效地佐证了笔者的观点。在该案中,原告之父聘请被告担任遗嘱见证人, 但委托合同中仅约定一名律师到场见证,导致该遗嘱因缺乏一名见证人而无效,给原告造成财产损失。判决中,法院认为:原告之所以聘请律师做见证人, 是希望律师能够利用自身的法律知识保障遗嘱合法有效。被告明知原告父亲的真意,就有义务告知其应该聘请两名见证人的事实。故法院最终认定被告败诉。
  三、特殊的普通合伙之优势所在
  (一)专业化律师事务所专业化发展并不是一个新课题。所谓专业化,其实有两种选择:一是做得“小而精”,二是做得“大而全”。随着“个人所”与“特殊的普通合伙所”的合法化,这两条道路都有了实现的可能。特殊的普通合伙制就是为了“航母级”律师事务所而量身定做的。在传统的合伙所内,全体合伙人同呼吸共命运,每开拓一个新的业务领域就意味着所有合伙人都要共担无限风险,哪怕那个领域你从无涉及。巨大的未知风险明显阻碍了大型律师事务所的专业化发展,而特殊的普通合伙所则能有效减轻合伙人的后顾之忧。上海协力律师事务所主任游闽键律师曾经这样评价协力所的改制之举:“在文化大发展的背景下,我们在法律服务方面进行了诸多探索, 开拓出了很多新的业务领域。过去可能会有合伙人担心新领域的潜在风险, 但现在的组织形式让大家底气更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