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咨询在线客服

法学

您现在的位置: > 论文欣赏 > 法学 >

关于“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形成、内涵与定位

  中共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站在历史和时代的高度,科学把握当今世界和当代中国发展大势,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局出发,提出了一系列重大战略思想和理论观点,特别是提出和确立了协调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布局,形成了“四个全面”战略思想,开辟了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新境界,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新飞跃,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最新成果。这对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如期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战略目标,并进而实现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宏伟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四个全面”提出不久,《人民日报》即推出了5 篇“论协调推进‘四个全面’”的系列评论员文章,理论界更有众多专家学者纷纷撰文梳理形成脉络、阐释思想内涵、论述重大意义。但从总体上讲,由于“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正式形成的时间尚短,故围绕“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各个方面的研究,包括对“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形成脉络的梳理和对其思想内涵及重大意义的阐释,都还有待进一步深入。在此,本文拟探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形成过程、基本内涵与科学定位。

  一、关于“四个全面”的形成过程

  “四个全面”是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和“全面从严治党”的概括性表述。“四个全面”中的每一个“全面”及作为整体的“四个全面”,都有其形成和确立的历史过程,系统考察“四个全面”(包括其中的每一个“全面”)形成和确立的历史脉络,无疑将有助于深刻理解和正确把握“四个全面”战略布局。

  1“.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演进脉络

  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创造了灿烂辉煌的中华文化,为人类文明的发展进步作出了伟大的贡献。但当人类历史的车轮驶入近代以后,中国却落伍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1]219。为了实现中国梦,中共十八大确立了“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一是到2020 年,即中国共产党成立100 年时,全面建成惠及十几亿人口的小康社会;二是到本世纪中叶,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 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即“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形成和确立是有一个逐步演进过程的。“小康”概念出自我国古代典籍《礼记·礼运》,表达的是中华民族自古以来追求的理想社会状态。在新的历史时期,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最先借用了“小康”概念。1979 年12 月6 日,他在会见日本首相大平正芳时的谈话中,首次把“中国式的四个现代化”、“中国式的现代化”称之为“小康之家”、“小康的状态”、“小康的国家”[2]237-238。后来他进一步提出“三步走”的战略设想,把到20 世纪末达到小康水平作为我国现代化建设“三步走”发展战略的第二步战略目标,而且使用了“小康社会”[3]54 的概念。2000 年10月,中共十五届五中全会根据我国“已经实现了现代化建设的前两步战略目标,经济和社会全面发展,人民生活总体上达到了小康水平”的实际情况,明确提出“从新世纪开始,我国将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新的发展阶段”[4]1369。据此,2002 年11 月,中共十六大正式提出和确立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2007 年10 月,中共十七大在十六大确立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的基础上对我国发展提出新的更高要求,亦即提高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标准,并强调要“确保到2020 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5]15。这是在我们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文献中第一次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当然,其内涵与中共十八大所确立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是存在着很大差别的)。2012 年7 月23 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同志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要“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奋斗”[6],再次提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其内涵已经接近中共十八大所确立的“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同年11 月,中共十八大正式提出和确立“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目标,并且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等5 个方面提出新的目标要求,特别是提出了“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 年翻一番”[7]13 的“两个翻番”,使小康社会目标更明确、标准也更高了。

  2“. 全面深化改革”的历史演进脉络

  改革开放是与整个历史新时期相伴随的。早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下简称“三中全会”)之前,邓小平同志就从我国社会主义实践中深刻地认识到改革的必要性。特别是在“三中全会”前夕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他郑重地向全党发出了“如果现在再不实行改革,我们的现代化事业和社会主义事业就会被葬送”[2]150 的呐喊和告诫。正因为如此,随后举行的“三中全会”在决定把党和国家工作的着重点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的同时,作出了实行改革开放的伟大决策,从而开启了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历史新时期。自那时起,改革开放就成为当代中国最鲜明的标志和特色,诚如中共十七大报告所描述的那样:“这场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大改革大开放,极大地调动了亿万人民的积极性,使我国成功实现了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从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开放的伟大历史转折。今天,一个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社会主义中国巍然屹立在世界东方。”

  2012 年11 月,中共十八大进一步明确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目标任务,强调要“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不失时机深化重要领域改革,坚决破除一切妨碍科学发展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机制弊端,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7]14。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深刻认识到:“面对未来,要破解发展面临的各种难题,化解来自各方面的风险和挑战,更好发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除了深化改革开放,别无他途。”[8]正是基于这种认识,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全局出发,在进行广泛深入调查研究和深刻总结改革经验的基础上,精心谋划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总体方案。2013 年11 月,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并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对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全面深化改革进行了顶层设计,并作出了全面系统的部署。

  二、关于“四个全面”的基本内涵

  习近平总书记曾明确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局出发,提出并形成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布局。这个战略布局,既有战略目标,也有战略举措,每一个‘全面’都具有重大战略意义。”[17]每一个“全面”之所以都具有重大战略意义,从根本上说,就是因为每一个“全面”都具有深刻而丰富的科学内涵,从而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都发挥着重要的功能。因此,深入贯彻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就必须深刻理解和把握“四个全面”的基本内涵。

  1“.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本内涵

  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战略目标,亦即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确定的“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中的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战略目标既与中共十六大提出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以及十七大提出的“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奋斗目标的新要求”相衔接,也与我们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践中逐步形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相一致,是一个包括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建设,以及国防和军队建设等各方面全面协调发展的战略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重在把握“全面”。一方面是人群的全面覆盖,是不分地域、城乡、行业的全面小康,是不让一个地区、一个民族、一个群体掉队的全面小康。另一方面是领域的全面覆盖,是“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都搞好,国家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都增强,全国各族人民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改善”[1]153 的全面小康;是“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同步推进,实现城乡发展一体化”[18]的全面小康;是“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和“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的全面小康;是“积极推进全面依法治国”、“让人民群众在日常生产生活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全面小康;是“自觉地推动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为子孙后代留下天蓝、地绿、水清的生产生活环境” 的全面小康;是“深入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确保拥有一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威武之师”的全面小康。这两个“全面”既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点和关键,同时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要求的重要特征。

  2“. 全面深化改革”的基本内涵

  改革开放是中国共产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领导人民进行的新的伟大革命,“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活力之源,是我们党和人民大踏步赶上时代前进步伐的重要法宝,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由之路”[22]。中共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致力于“全面深化改革”,并为此作出了系统部署。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全面深化改革”是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战略目标的“三大战略举措”之一。从功能定位上说,全面深化改革“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也是决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一招”[22];从总体目标上说,全面深化改革是要进一步“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从基本任务上说,全面深化改革必须“紧紧围绕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紧紧围绕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统一深化政治体制改革”,“紧紧围绕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紧紧围绕更好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深化社会体制改革”,“紧紧围绕建设美丽中国深化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紧紧围绕提高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水平深化党的建设制度改革”,以及“紧紧围绕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这一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此外,全面深化改革还包含着必须坚持一系列正确的原则和科学的方法等。全面深化改革重点在“全面”,即改革的任务是各领域、全方位的,凡是影响、制约和阻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战略目标实现的方面和环节都必须进行改革;关键在“深化”,即必须通过各方面改革彻底革除现行体制机制中的各种弊端,切实解决影响发展进步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进一步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把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更加有力地推向前进。

  三、关于“四个全面”的科学定位

  深入学习领会和贯彻落实“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不仅要了解其形成脉络、把握其基本内涵,而且还应进一步认识和把握其科学定位。习近平总书记自2014 年12 月首次正式提出“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以后,又在多种场合对这一战略布局作过多次阐述,其中有些论述直接涉及到“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科学定位问题。我们应以此为引领,深刻认识、理解和把握“四个全面”的科学定位,以增强学习研究和贯彻落实“四个全面”的自觉性和坚定性。“四个全面”所具有的丰富而深刻的思想内涵,从根本上决定了“四个全面”的多层次定位。

  首先,“四个全面”是我们正致力于坚持和发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2015 年1 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听取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工作汇报时的讲话中明确指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统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是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是艰巨繁重的系统工程”[25]21。毫无疑问,这个“艰巨繁重的系统工程”和“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就是我们正在奋力推进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即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都是这个伟大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只有协调推进这“四个全面”,才能推动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迈上新台阶,才能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全面推向前进。

  其次,“四个全面”是引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的总抓手或“牛鼻子”。2015 年1 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云南考察工作时强调,要“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引领各项工作”[18]。同月,他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次集体学习时的讲话中,在谈到“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时又指出:“我们提出要协调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是当前党和国家事业发展中必须解决好的主要矛盾。我们既要注重总体谋划,又要注重牵住‘牛鼻子’。”[26]这表明,“四个全面”又是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的总抓手,引领党和国家各项工作的“牛鼻子”。诚如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所说:中共十八大以来“短短两年多时间,科学统筹、协调推进重大决策部署,让局面为之而变、气象为之而新、民心为之而振。事实充分证明,‘四个全面’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的战略抓手”[27]。

  第三,“四个全面”是我们党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治国理政方略。2015 年3 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会见博鳌亚洲论坛理事会成员时的讲话中明确指出:“两年多来,我们立足中国发展实际,坚持问题导向,逐步形成并积极推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布局。这是中国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治国理政方略,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要保障。”[28]中国共产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所“治”之“国”当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国”,所“理”之“政”也当然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政”,“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也就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目的和目标。因此,“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治国理政方略”也就是中国共产党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治国理政方略”。

  第四,“四个全面”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科学指南。2015 年3 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同志在参加浙江代表团审议时明确指出:“‘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确立了新形势下党和国家各项工作的战略方向、重点领域、主攻目标,开辟了我们党治国理政的新境界,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新飞跃,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了理论指导和实践指南。”[29]同年4 月28 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暨表彰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大会上的讲话中进一步明确指出:“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的提出和形成,“确立了新形势下党和国家各项工作的战略目标和战略举措,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了理论指导和实践指南”。[3“0] 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作为“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新飞跃”与“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理论指导和实践指南”,当然应当属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发展,属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科学范畴,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最新成果,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科学指南。

  总之,“四个全面”是在全面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中逐步形成和确立的,也是为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更好地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出和定位的。它适应了“我国发展现实需要”、顺应了“人民群众的热切期待”,具有丰富而深刻的内涵和重大的战略意义,既是我们正致力于坚持和发展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又是引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的战略抓手;既是中国共产党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治国理政方略,又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科学指南。只要我们自觉坚持以“四个全面”为思想引领和行动指南,严格按照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的战略谋划,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就一定能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全面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如期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